今天小夏想和各位朋友分享一部我所喜愛的歌劇──威爾第的「奧泰羅Otello」──為大家推薦的則是由受到古典樂界所公認的最偉大的奧泰羅歌唱家:蒙那柯的演唱,再加上卡拉揚和女高音提芭蒂的共同搭配,而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歌劇經典錄音。

 

蒙那柯和提芭蒂在50年代被公認是義大利歌劇界的夢幻拍檔,從1940年首度登台以來,他們的合作就被稱為「世紀拍檔」。蒙那柯的聲音被定位為英雄男高音,雖然他從不唱華格納歌劇,但因為宏量、雄渾而具穿透力的金屬般嗓音,而成為比一般義大利戲劇男高音更罕見的一類歌手。蒙那柯畢生最拿手的劇碼就是威爾第的奧泰羅一角,此角他在1950年首度粉墨登場後,經過不斷的揣摩前後演出多達427場,其演出之成功,在蒙那柯於1982年過世後,家人就讓他穿著生前最引以為榮的這套奧泰羅戲服下葬,可見不管是蒙那柯本人或是樂界,都公認這是他最具代表性的招牌角色,也讓他贏得「聖馬可之獅」的美譽。

 

而提芭蒂演唱的黛絲德莫娜在當時女高音中更無人能出其右,就連一再與她較勁於史卡拉劇院的卡拉絲,都終生不敢飾演此角,瞠乎其柔美,這是提芭蒂作為一代抒情女高音的最高代表作:脆弱、無辜,卻都由她那音量極大的歌聲中表現出來,或許有女高音可以唱得柔、美,卻沒有人能夠聲音柔美卻又穿透歌劇院。

 

分隔線01

 

劇情賞析:

 

英雄與美女的結合往往是戲劇世界裡理所當然的結合,但若是編劇膽敢讓她們一路平順、從此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那麼這個編劇如果不是太過天真,就是白癡到不顧票房,一心只想刻畫心目中的理想愛情世界。

 

劇中的英雄奧泰羅深愛著妻子德絲德莫娜,然而身為英雄的奧泰羅受到萬民的崇拜,而她的妻子身為美女,身邊有幾位愛慕者圍繞著自然也是不稀奇了。

 

但顯然咱們的大英雄心裡不是這麼想的吧?在他的眼中愛情是獨佔的、是容不下任何一絲瑕疵的,如果他的心胸不是如此狹小,我想,伊亞戈也就不至於有機可乘,讓奧泰羅打翻一大罈子的醋,以致最後犯下了殺妻大錯。

 

這齣歌劇是在十九世紀時編譜完成的,但劇中奧泰羅的愛情觀似乎與現代年輕人一樣好不到哪裡;當愛情的世界變得似乎不是那麼的完美時,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邪惡念頭便忍不住的湧上心頭。別說奧泰羅根本就沒有抓到妻子劈腿的證據,甚至很多情境都是他自己出於醋火所想像出來的,德絲德莫娜之死真是何其無辜啊!

 

如果是出自於真心愛一個人的話,是不是無論對方心意是否已變,都該默默接受、並祝福她離開後能夠更加幸福;抑或是如果我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擁有。到最後搞得兩敗俱傷,徒讓一旁的小人得利?

 

愛與寬容一向都是個非常難的課題,當奧泰羅心中一直耿耿於懷,無法寬恕一個「背叛」自己的妻子時,他勒住妻子的那雙手也正好將他自己原本所擁有的幸福親手斷送了!

 

分隔線02

演員列表:

Otello
奧泰羅 (威尼斯共和國軍隊的指揮官)------------ 
Desdemona
德絲德莫娜 (奧泰羅的妻子)----------------- 
Iago
伊亞戈 (奧泰羅的旗手)-------------------------------------- 
Cassio
卡希歐 (將領)------------------------------------------------
Emilia
艾米莉亞(伊亞戈的妻子,德絲德蒙娜的侍女)---- 
Rodrigo
羅德利果 (威尼斯青年紳士)------------------- ---- 
Lodovico
羅多維可 (威尼斯共和國的特使)------------------
Montano
蒙湯諾 (前任總督)---------------------------------------
Un araldo
傳令兵-----------------------------------------------------

 


 

 

以上為各位朋友選的試聽曲是:Una vela! Una vela!

 

分隔線03

 

劇情簡介:

時間:十五世紀末,在塞浦路斯島的港都。


第一幕


群眾聚集在海港碼頭,等待奧泰羅從海上征戰回來。海上雷電交加、狂風暴雨,大家在擔心及祈禱中,奧泰羅終於安全登岸,並宣佈他的勝利,土耳其艦隊已在被暴風雨中沉沒,然後走入城堡之中,那是他的塞浦路斯總督府所在地。

群眾中有一位威尼斯紳士羅德利果,暗戀著奧泰羅的妻子黛斯德莫娜,而旗手伊亞戈則忌妒奧泰羅剛拔擢職位高於他的卡希歐,大家在醇酒與歌舞的勝利慶祝中,伊亞戈唱著飲酒歌,並把卡希歐灌醉,教唆羅德利果挑釁他,前任總督蒙湯諾出來勸架,卡希歐不慎傷了蒙湯諾。伊亞戈即刻教羅德利果去報告奧泰羅,奧泰羅出來斥止爭鬥,懲處卡希歐,免除其副官的職位,伊亞戈暗喜其第一個詭計得逞。

黛斯德莫娜原就與夫君奧泰羅一起出來,但等爭吵過去,眾人離開,他們夫婦倆唱起愛的回憶,並看著濃密的夜幕下垂兩,人也隨著愛的二重唱緩緩走回城堡。



第二幕


在城堡的大廳與迴廊間,伊亞戈假情向卡希歐表示願協助他恢復其副官的職位,建議拜託黛斯德莫娜向奧泰羅說情。卡西希歐頗為感激,但他離開走入花園後,伊亞戈自我告白說:「這是他的第二個計謀。」亦即要挑起奧泰羅對妻子與卡希歐之間的猜忌,伊亞戈唱出一首對殘酷惡神的信經(Credo)


伊亞戈看到卡希歐已向黛斯德莫娜請託,又見奧泰羅來到,便假裝自言自語對主人婚姻的憂慮,然後技巧性地撩起奧泰羅的猜疑與忌妒。

遠處有水手之歌,婦女與小孩也向黛斯德莫娜唱著晚歌,奧泰羅的心已動搖。接著,又是妻子來向他替卡希歐求情,奧泰羅一聽更顯得浮躁生氣,妻子以為他身體不適,便掏出手帕為他前額擦汗,卻被丈夫粗魯地揮開,掉落地上。艾米莉亞因隨侍在旁,順手拾起那手帕,伊亞戈看見了私下強迫自己的妻子艾米莉亞將手帕交給他,艾米莉亞心頭浮現不安的預感。

兩個婦人離開之後,奧泰羅自己思量,從此他的心再無安寧之日了。他強迫伊亞戈提出自己妻子不忠的證據,伊亞戈故意吞吞吐吐地說,卡希歐在營房中夢囈思戀黛斯德莫娜的話。接著他問奧泰羅是否黛斯德莫娜有張斑紋的手帕,奧泰羅說那是他贈給妻子的第一個禮物,伊亞戈則說這手帕已是卡希歐所擁有(事實上仍在伊亞戈口袋裡),奧泰羅十分嫉憤,誓言報仇,亞果馬上表示效忠同唱復仇之歌。


第三幕


大城堡的大廳,通令官宣稱威尼斯使者即將到來。不知情的黛斯德莫娜仍在為卡希歐的復職求情,奧泰羅又再度嫉憤,並要求看妻子的手帕,黛斯德莫娜說手帕放在房間,又再次為卡希歐說情,奧泰羅激憤之下將妻子推倒,並口出惡言罵她娼婦,他自己亦痛苦不堪。

伊亞戈出來與卡希歐談話,奧泰羅從旁竊聽,伊亞戈早已把那手帕放置在卡希歐身上,也故意問起請託黛斯德莫娜的事,奧泰羅只聽見說黛斯德莫娜的名字,又見兩人在玩弄妻子的手帕,伊亞戈和卡希歐聊些他與其女友的風流韻事,故意將笑聲讓奧泰羅聽見,奧泰羅自覺自己被嘲笑。

號角宣告威尼斯大使羅多維可的到來,奧泰羅要求伊亞戈去取得毒液,用以殺死黛斯德莫娜。伊亞戈則建議他將她勒死於床上,說那正是她犯罪的地方,伊亞戈再度表示效忠,要除掉卡希歐。

特使到來,奧泰羅閱過公文,竟然被通告要調回威尼斯,而卡希歐受命接任塞浦路斯總督的職位。這時每人各表現出自己內心的感觸,奧泰羅看到妻子的哭泣,以為她是捨不得離開卡希歐,他當眾咒罵她,自己亦崩潰倒地。當眾人驚愕離去,伊亞戈看見昏厥的奧泰羅,冷嘲言道:「這頭英雄獅子正倒在我的腳下!」



第四幕


黛斯德莫娜在夜晚的臥房有不祥的預感,她向忠心的艾米莉亞唱出一個古老的悲歌「柳歌」,述說一個不幸的女孩芭芭拉的愛情悲劇。黛斯德莫娜向艾米莉亞道晚安,並給她最後的一次擁抱,然後自己跪在床前,向聖母作晚禱。

睡眠中,奧泰羅輕聲走進房間,隨著一個「吻的樂句動機」,他吻醒了她。問她是否做過晚禱,然後罵她是卡希歐的娼婦,便不聽她的辯解,將她勒死在床上。

艾米莉亞有預感地急急回來敲門,目睹這恐怖的場景,只聽女主人最後一口氣,說她是清白的。艾米莉亞驚喚眾人進來,奧泰羅指稱妻子不貞,更以手帕為證。艾米莉亞敘說原委真相,而卡希歐也出現〈被派遣來暗殺的羅德利果反被他所殺〉,這時伊亞戈只好倉慌逃跑。

奧泰羅悔恨交加,也呼請大家別怕他,雖然他手中有武器。在眾人不注意下,奧泰羅自裁倒地。然後,他勉強想爬到黛斯德莫娜床邊,在音樂三次的「吻的動機」聲中,在妻子的身邊氣絕。



──
幕落──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