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札特的歌劇創作類型可以說是呈現出非常多采多姿的風格的,其中若是將它加以歸納整理,大致上約可分成三種類型:如「伊德梅尼歐」與「狄托王的仁慈」是屬於義大利式的「莊歌劇」(Opera seria);而「費加洛的婚禮」、「唐喬望尼」以及「女人皆如此」則是以義大利式的「喜歌劇」所譜寫成的;至於其他的,如最早期的「巴斯汀與巴斯汀娜」到後來的「後宮誘逃」及至最後一部「魔笛」則是屬於所謂的德國「歌唱劇」系列。

把音樂與對白串連成單純的歌唱劇本來是以德國北方為中心的,但這種演繹方式在不知不覺中流傳到了維也納,而且逐漸發展成童話歌劇般的樣式,因而成位為這種多采多姿的獨特演出方式。而其中莫札特的譜寫的這部「魔笛」更可以說是歌唱劇最後的集大成之作!從音樂方面來看,莫札特在此劇中採用了歌劇的各種要素,而且做出統一的表現,創造出真正的綜合性古典歌劇。

這部歌劇給人印象最深刻的應該是帕帕基諾的歌曲中所見的單純的童謠世界,其中兼備尊嚴與人性的祭司合唱與薩拉斯托的詠嘆調,用莊歌劇冷峻樣式寫成的夜后的詠嘆調,以及帕帕基諾和帕帕基娜兩人合唱的諧歌劇般的喜劇樣式等。劇中塔米諾和帕蜜娜所唱的全都是充滿深情的維也納式小抒情調,同時又出現新教會樣式的聖詠合唱。莫札特的音樂不僅明朗易懂,而且更加充滿了豐富的生命力。

關於「魔笛」這部歌劇的音樂究竟有多麼迷人,我們只要想到貝多芬是如何的激賞這部童話歌劇,應當就可以從中得到解答了。被多芬曾經譜寫過兩曲主題都取自於「魔笛」的曲調,第一曲是根據第二幕第二十曲帕帕基諾演唱的Ein Mädchen Oder Weidchen (如果有個愛人該多好)所做成的十二段變奏,第二曲是根據第一幕第七曲帕蜜娜和帕帕基諾的二重唱Bei Männern, Welche Fühlen (知道愛情的男人)寫成的七段變奏。

這齣歌劇在一七九一年九月三十日首演,在當時並沒有受到樂迷們太大的迴響,但每次再演,它的人氣就越加增高,莫札特在一星期後寫給妻子康斯坦彩的信中就提到:「我剛從歌劇院回來,今晚照樣爆滿。像詠嘆調『知道愛情的男人』以及第一幕的Glockenspiel (銀鈴)場面跟往日一樣安可了……。」由此可見當時聽眾的品味與今時並無多大的差異。

 

01 

 

演員列表:


帕蜜娜(Pamina,女高音,夜后女兒)-------------------
帕帕基諾(Papageno,男中音,捕鳥人)----------------
夜后(Königin der Nacht,女高音)----------------------
帕帕基娜(Papagena,女高音,捕鳥女)-------------------
塔米諾(Tamino,男高音,王子)------------------------
薩拉斯托(Sarastro,男低音,大祭司)-----------------------
莫諾斯塔托(Monostatos,男高音,薩拉斯托的摩爾人奴隸)--
辯論者(Sprecher,男低音)------------------------------

 

 

 


 

 

劇情簡介:

第一幕

 

第一景 森林深處布滿岩石的羊腸小徑旁佇立著圓形宮殿

埃及的塔米諾王子正被一條大怪龍追殺來到宮殿前,眼見怪龍就要吃掉嚇昏的王子,夜后屬下的三位侍女突然出現,拿槍一戳就把怪龍殺死。她們色瞇瞇地看著英俊的塔米諾,爭著要留下來好好照顧他,最後決定誰也不佔便宜,一起去稟告夜后。

 

塔米諾蘇醒後,看見毒蛇已被殺死,心裏異常奇怪。一回身看見山石上有一個小洞可以藏身,便躲到裏面去,藏在那裏,窺視著外面的動靜。果然有一個人走來,身上披著鳥毛做的衣服,形容奇怪,這個人名帕帕基諾,是一個捕捉雀鳥的獵人。他走到這裏唱著怪腔怪調的歌,說明他的職業。

 

塔米諾起先有些害怕,後來便大著膽子走出來,同他談話,帕帕基諾見有人來搭訕,便指著死蛇,說是他親手殺死的。當他正在炫耀自己本領的時候,冷不防那三位蒙面女子又冒了出來,見他如此胡說亂誇,便取出一把鎖將他的嘴給鎖住。三位蒙面女子對塔米諾卻和顔悅色十分客氣,而且還取出一張美女的小照給他瞧,並告訴他說,這是夜后唯一的女兒帕蜜娜,這時候正被愛西斯廟中的祭司長用魔術囚禁了。這個祭司長是一個惡毒的魔鬼。塔米諾驚嘆公主的美麗,唱出詠歎調Dies Bildnis ist bezaubernd Schöen﹙這是多美麗的肖像﹚,他發誓要永遠擁有這位美人兒,於是便答應冒險去將她救出。

 

這時雷聲隆隆,幾乎將帕帕基諾震死,夜后莊嚴地出現了。夜后請求塔米諾安慰一位母親的痛苦,鼓勵塔米諾為她拯救女兒,那麼帕蜜娜便會永遠屬於他。夜后唱完這華麗的詠歎調Du, du wirst sie zu befrien gehen﹙你可以去解救她﹚後消失,三位侍女送給王子一支有魔力的金笛,也給死都不肯去惡魔那兒的帕帕基諾一只銀鈴,並指示說前方會有三位男童指引他們。

 

第二幕

 

第一景 薩拉斯托城堡內豪華的埃及式大廳

 魔頭薩拉斯托的城堡,他的黑人奴隸莫諾斯塔托企圖強暴可憐的帕蜜娜,恰巧帕帕基諾鬼頭鬼腦地走進來。帕帕基諾見到像黑炭一樣的人、而莫利斯塔托也看到全身鳥毛的怪物,兩人嚇得分別逃開。所幸帕帕基諾又自言自語走回來,他認出帕蜜娜的模樣,並告訴公主有位愛戀她的王子即將前來拯救她。帕蜜娜想都不想就認定這人必是自己的心上人,於是和帕帕基諾唱出優美的二重唱Bei Mäennern, welche Liebe Füehlen﹙知道愛情的男人,一定有一顆溫柔體貼的心。

 

第二景 神殿中的小庭院

 王子塔米諾由三位侍衛引導,將他領到一個美麗的洞府中,這個洞府中有三座小廟,即智慧、自然與正義。他們規勸他要堅守三個條件,即堅定、忍耐、沈靜,隨後便走開了,剩下塔米諾一人在洞府中。塔米諾覺得寂寞,便試著想去敲開廟門。頭兩間廟門沒有被敲開,到了智慧廟門前,正想伸手去敲,忽然出現一位老者。塔米諾向老者詢問起來,老者這才告訴他說:這是祭司長薩拉斯特羅所住的地方。這個地方拒絕一切心懷妒恨的人,尤其是禁止存心想報仇的人出入。塔米諾很誠摯很認真地說:他來這裏是要救一位姑娘,因爲自己愛上了她。老者又告訴他,說那個叫他來冒險的夜后,是一個惡魔,至於帕蜜娜之所以被捉到此地也是要勸她爲善,使她自己得到好處。只是塔米諾有些放心不下,因爲他不知道帕蜜娜此刻究竟有無危險。老者說不能講出來,因為有符咒所禁止。

 

正當此時,忽有聲音從各座廟中傳出來,對於將帕蜜娜的現況說給他聽,不過他須行教禮。塔米諾聽了這番話,心中高興,便將魔笛吹奏起來,一會兒林中的奇獸怪物一齊都跑了來。帕帕基諾同莫諾斯塔托也來了,只是被帕米娜和女奴等所包圍。帕帕基諾無法可施,於是便振動神鈴,眾女奴聞聲便都起舞了,並逼著他們跳出去。自此塔米諾與帕蜜娜才初次晤面。一會兒,洞中奏起聖樂,祭司長薩拉斯托出來,應允倆人結爲夫婦,只要先證明倆人是否有結合的價值。於是倆人跪在祭司長面前,祭司長取出一塊黑布罩在倆人頭上,並帶領他們到試驗的廟中去。

 

第三幕 

 

第一景 神聖森林。有睿智、理性、和自然的三個神殿

 智慧廟前有一片樹林,就在這樹林前行人教禮。祭司長偕同祭司從智慧廟中出來,唱著聖歌,求諸神賜能力給塔米諾和帕蜜娜,使他們能經受各種考驗。這一段音樂極其沈靜,歌調十分莊嚴,祭司們的合唱與管弦樂的配合非常和諧,的確是難能可貴的音樂。典禮舉行完畢,衆祭司都答應他們倆人入教。承認的儀式是鳴號三聲,同時帕帕基諾也行了入教儀式,也爲衆祭司承認。這時有聲音警告塔米諾和帕帕基諾,叫他們謹防婦人的欺騙,於是試驗便開始了。

 

衆祭司隨同祭司長離去之後,只剩帕帕基諾等三人站在廟中。頃刻之間,夜后帶著三個蒙面女侍現身出來責罵他們忘恩負義夜后要求女兒殺死薩拉斯托,帕蜜娜卻驚慌地拒絕了,夜后憤怒地唱出Der Hoelle Rache kocht in meinem Herzen﹙我心燃燒著怒火﹚,激動地說若不殺掉薩拉斯托,那麼她永遠都不認這個女兒。莫諾斯塔托看到夜后離去後,準備三度對帕蜜娜伸出祿山之爪,薩拉斯托緊接出現,他只好趁機溜掉。而薩拉斯托安慰忠孝不能兩全的帕蜜娜唱出In diesen heil’gen Hallen﹙在這神聖的殿堂裡,沒有人會想到報仇的事﹚,便帶著她離去。

  

第二景 庭院裡

   塔米諾與帕帕基諾所接受的第一個考驗,便是要沈默,不許說一句話。夜后的三位隨從出場來引誘他們,但是他們都能堅守諾言。

 

第三景 花園裏

   當帕蜜娜睡覺時,忽然有人將她帶進大廳,從塔米諾面前經過。塔米諾因守著命令,只能緘口不言,但心中甚爲不安,因爲他恐怕帕米娜怪他,怪他不同她說話,果然帕米娜見塔米諾不理她,便以爲他是變了心不愛她了,於是她悲傷地唱著女高音的詠歎調Ach, ich fuehl’s, es ist verschwunden﹙愛情的歡愉像朝露般消逝﹚後想用她母親給的利刃自殺,但被祭司長的神侍攔阻住,並安慰她說:「妳將來的結果一定很美滿,不用憂心焦急。」

 

第四幕

 

第一景 在金宇塔

 王子被命令到荒原去遊蕩,塔米諾因跟帕蜜娜分別,心裏十分難過,而帕帕基諾自己也渴望有一位妻子。忽然一位老母夜叉出現在他面前,目擊老婦,他正要跑開時,她卻搖身一變,變成年輕貌美的帕帕蓋娜,但是他竟不爲所動。

  

第二景 荒野

 帕蜜娜以爲王子不會守信,心灰意冷;帕帕基諾此時也因失去了帕帕基娜而陷入失望的深淵。但當他發現,他一搖鈴便能喚之即來時,他與帕蜜娜的憂愁又轉爲快樂。

 

  第三景 火洞

   王子塔米諾現在正經歷最後的折磨,他在洞裏遭受到大瀑布的威嚇,又看到熊熊的火舌,度過這兩種危險,他便能看見帕蜜娜了。這時王子已不必再沈默不言,相反的可以談情說愛了。這一對情侶經過了太多磨難,終告結合。神秘的笛聲吹出幾次奇妙的音樂,將最後的一些危險也給吹散了。

 

  第四景 愛西斯神廟

   儘管夜后橫加干涉阻擋,一對情侶終於克服了一切的試煉而締結良緣。大祭司神在聖地給他們祝福,同時鄉巴佬帕帕基諾,也得了一種美滿的獎賞。原來在大廳中同他談話的老婦人,也是因爲被惡魔禁錮,而化身成年長的老婦人。這時帕帕基諾的試驗也完畢,將惡魔打退後,那老婦人便立刻變還本來面目,不但年輕,並且貌美。更奇怪的是,她的服裝與帕帕基諾相似,也是用鳥的羽毛織成的。於是帕帕基諾與帕帕基基娜倆人也成了婚,衷心感激而愉快,歌劇在一陣輕快的音樂中結束。

 

──幕落──

 

 

 

 

 

Der Vogelfänger bin ich ja(快樂的捕鳥人)歌詞:


  Der Vogelfänger bin ich ja,
  Stets lustig heißa hopsasa!
  Ich Vogelfänger bin bekannt bei Alt und Jung im ganzen Land.
  Weiß mit dem Locken umzugehn und mich aufs Pfeifen zu verstehn.
  Drum kann ich froh und lustig sein,denn alle Vögel sind ja mein.

  Der Vogelfänger bin ich ja,
  Stets lustig heißa hopsasa!
  Ich Vogelfänger bin bekannt bei Alt ung Jung im ganzen Land.
  Ein Netz für Mädchen möchte ich, ich fing’ sie dutzendweis fürmich.
  Dann sperrte ich sie bei mir ein, und alle Mädchen wären mein,
  so tauschte ich brav Zucker ein:die,welche mir am liebsten wär’,
  der gäb’ ich gleich den Zucker her.
  Und küßte sie mich zärtlich dann wär’sie mein Weib und ich ihr Mann.
  Sie schlief’an meiner Seite ein, ich wiegte wie ein Kind sie ein.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