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我竟然對妳做出這種事情!」陸以平坐在床緣,痛苦的將兩手伸進頭髮中耙梳著。

「你後悔了嗎?」看他一副像是殺了人的樣子,她不禁淚盈滿眶。

「妳誤會了。」他轉過身來輕輕拭去她的淚。「我是真的愛妳的,但正因為我是真的愛妳,所以更加無法原諒自己竟然對妳做出這種事情。」

他對她所做下的事情是如此不可原諒!

看著晴嵐傷心落淚的樣子,陸以平忍不住哽咽了。

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既然他是愛她的,又為何一副如此懊悔的模樣?

聽完他的話之後晴嵐低下頭來開始無可抑遏的痛哭出聲,纖弱的肩頭因為激動的哭泣而不住顫抖。

「晴嵐……」再多的言語也難以表達他心中的歉疚,但此刻最不適合說出口的一句話,恐怕就是那句已經於事無補的「抱歉」兩字了。

他伸出手想要拍拍她,手指卻在觸及她光裸的背時像是突然被火燙傷一樣,他趕緊將手收回,痛苦之情溢於言表。

過了片刻晴嵐終於止住哭泣,她抬起頭來看著他,長長的睫毛上猶被淚水沾濕,嘴邊卻掛著一抹虛弱、卻又帶著幾分勇敢的淒涼笑容。

「我以為你要跟我說抱歉,我以為你要跟我說你只是喝了酒,所有事情只是你一時情難自禁。」如果他是真的愛她,又為什麼要後悔?難道他根本就不是真的愛她?所以才會後悔和她上了床?她將手掩住整張臉,又哭得個柔腸寸斷。

「即便我如此對妳,妳還是毫無怨言?」她的話讓陸以平半是驚疑半是喜;驚疑的是她竟然對他的所作所為毫無責怪的意思,喜的是她語氣裡隱含的無悔。「我應該是要好好照顧妳,而不是傷害妳的。」她的態度更加令他心疼。

他的一席話讓她的淚水掉得更兇,她拾起散放在床邊的衣物,鑽進被子裡開始默默著裝。

「別哭。」對她的眼淚他毫無招架能力。

「我並沒有認為你傷害了我,為什麼你要這麼說?如果你對今晚發生的事情後悔了,那你大可放心,今晚發生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說出去,以後我也不會再到這裡來,所以你更加可以放心,絕對不會有人纏著你不放。」已經發生的事情,就算追悔於事又有何補?莫不是他對今晚發生的事情後悔了,所以才會如此懊悔?傷心欲絕的她著裝完畢後起身揮去淚水準備離去。

她清麗的臉龐上眉眼盈盈間竟然微含著以往不曾見過的恚怒!他大駭得不顧一切的將她擁入懷中。

「妳弄錯我的意思了。」沒想到她對他的話意竟然誤會如此之深!「我確實是愛妳的,正因為愛妳,所以更加不能傷害妳,妳明白嗎?」

「你……你真的是想保護我,不只是為了今晚發生的事而後悔懊惱?」

「如果我是真的愛妳,就更加有責任保護妳,現在我對妳做出這樣的事來,那我和妳爸爸又有什麼不同?」以前他總是極力想要保護晴嵐脫離晴老頭對她的虐待與傷害,但現在他的行為比起晴老頭來又好到哪裡去了?這是他最無法原諒自己的地方。

「先別管後不後悔的事,所以你以前對我說過愛我是確實的,不是因為經常見到我臉上帶著傷上學,同情我,才產生的移情作用?」從小除了媽媽和弟弟之外,從沒有人真的愛她、對她好,而老晴的偏激與粗暴對待也讓她對人性充滿了不信任感,陸以平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美好,如果他對她的愛只是因為出於同情,將叫她何以自處?

以前沒有把話問明是因為她認為兩人之間的關係似乎還不到向他提出這種問題的時候,但現在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同情況不同,她自然會想要弄個清楚明白。

「傻晴嵐,不願見到妳臉上帶著傷,是因為我對妳一直有著強烈的保護慾,我不容許任何人做出傷害妳的舉措,即便那個人是妳的父親我也不許;所以我才會要妳每天下課後到我這裡來,或許起初我確實是出於想幫忙妳,但後來已經變成我的私心,我只想每天多看著妳,知道妳在我的羽翼保護之下至少是安全的,即使只是多了一分一秒都好││妳是不會瞭解我的心的。」

「我了解了,你的心意我已經完全了解了。」即使以前對他的愛還存有一絲絲的疑慮,但聽完他的告白後她已經完全明白他的心意,她高興得又哭又笑的伸出手熱切的回抱住他,再也不願放開。

「晴嵐,如果妳不覺得我對妳來說好像有點老、還有一點點喜歡我的話,願不願意在大學畢業後嫁給我,成為陸太太?」陸以平兩眼直勾勾地住視著她問道。

「啊?」她愣住了。

今晚所有事情就像脫了軌似的,一切都是如此陌生。包括她第一次和男人上了床,而對象竟然還是她的老師;現在,十八歲的她正面對一個剛剛和她有了肌膚之親的男人向她勾勒出未來。

她緊張得手足無措的看著他,不知該如何回應他提出的請求。

「妳不願意嗎?」他的呼吸幾乎要停止了。

「我、我願意。」她無限羞怯的垂下頭。

水是眼波橫,山是眉峰聚,眉眼盈盈處,更別有一番嬌態流露!陸以平忍不住看癡了。

「妳將是我今生唯一的新娘!這是我對自己的承諾,也是我對妳的保證!」

他的臉緊緊貼著她的臉,兩顆心也逐漸的拉近……

☆        ☆        ☆        ☆        ☆

雖然已經許下永遠相守的承諾,但晴嵐還是要求他目前繼續保持秘密,原因無他,除了因為兩人之間的師生關係之外,一旁還有個虎視眈眈,隨時等著抓陸以平把柄的晴老頭,她不得不防備。

即使每天和他相處的時間已經算是不少,但在課堂上她還是會忍不住想多看著他,每當兩人四目交會時他總是對她溫柔一笑,每每害她慌亂得趕緊低下頭來,再也不好意思抬起頭來看他。

遠離校園、遠離同學的兩人世界相處是甜美的。

陸以平直率的個性裡並沒有多少浪漫的因子,但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晴嵐面對的升學壓力越來越大,為了讓她有多一點時間唸書,家裡一些簡單的家務已經完全由他接手操持,雖然他沒有多說什麼,但他體貼的舉措還是讓她倍覺窩心。

如果平時也能夠像現在這樣無拘無束,不必畏懼人們的眼光有多好?這段秘密戀情談來雖然甜蜜,卻也備具艱辛哪!

「今天的功課進度完成了嗎?」剛剛洗好碗筷、倒完垃圾的陸以平手上不知拿著什麼東西走進書房。

「嗯。」當男友同時也是自己的老師時真是一點也無法偷懶。

「很不錯,妳最近複習的速度加快不少。」陸以平拉了張椅子在她旁邊坐下。

「有人成天黑眉黑眼的盯著,就算我想不認真也難啊!」雖然心裡滿是甜蜜,晴嵐嘴裡還是故意抱怨著。

「妳要認真一點,考上個好學校,如果連一所學校都沒得唸的話……」他故意停頓下來,沒把話說完。

「我猜……」她微笑的偏著頭思索。「如果我連一所學校都沒得唸的話會讓你很沒面子?」

「錯。」他微笑著將她拉過來坐在他的腿上。「如果妳連一所學校都沒得唸,那我就得提早把妳帶回家當老婆了。」

「胡說八道。」自從「那晚」以後,兩人之間再沒有如此親密的接觸,晴嵐難為情的低下頭來,含羞帶怯的嗔罵他。

「如果不想被我不幸言中,妳就得好好用功讀書。」他摸摸她的臉頰。

「知道了。」雖然不知道一般情人之間都聊些什麼話題,但至少晴嵐可以肯定他們所說的內容絕對不會和他們現在所談的一樣,她有些無可奈何的看他一眼。

「這個妳先收著。」陸以平將原本拿在手上的東西交給她。

「這是什麼東西?」晴嵐好奇的接過來一看,這才發現剛才他一直拿在手上的原來是一本存摺,而上面存戶的名字則端端正正的寫著「晴嵐」兩字。

「為什麼給我這個?」不明白他因何拿這本存摺給她,晴嵐臉色發白,顫抖著聲音問。

「這是妳未來四年的學費和生活費。」他並未察覺到她的神情語氣有異。

「為什麼要給我錢?」電視播出的一些肥皂劇裡頭不都是描述著,當男人想和情人切斷關係時,金錢往往是最佳的決絕餽贈?她抗拒地將那本存摺塞回他手裡。

「聽話,先收下來,」存摺又被硬塞回她手裡。「妳認為將來妳考上大學,妳爸爸會負擔妳的學費和生活費嗎?既然妳是我未來的老婆,供應妳的生活所需自然是我的責任。」

「可是我可以打工賺錢養活自己啊!」他竟然為她顧慮這麼多,她為自己的多心而赧然。

「但是我捨不得讓妳那麼辛苦啊。」他將臉湊近她的耳邊,輕聞著她髮絲間淡淡的香味。

「你怎麼可以對我這麼好?你會把我寵壞的。」呼吸在瞬間凝結,她含著淚回身抱著他低喊。

「沒辦法,寵妳已經變成我目前最大的嗜好了。」陸以平親暱地揉揉她的頭髮。對晴嵐,他就像是個無可救藥的上癮者,總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想要關心她,隨著兩人之間關係的明朗化,關心她、寵愛她已經成為他旁無責貸的任務了。

「你對我真好……」他這麼好,剛才她竟然還懷疑他的用意呢!她愧疚地將臉埋在他胸前。

「這筆錢除了用來支付妳未來四年的生活所需,日後還可以按月匯一些給妳媽媽,這麼一來妳就不用為她的生活而耽心。」他輕輕撫摸她的頭髮。

他的話讓她感動得眼眶直發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但是……他們現在說的可是她未來四年的生活耶!陸以平工作到現在還不滿一年,哪來那麼多錢支付她們一家四年的生活費?

「我還是不能收你的錢。」晴嵐不認為因為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不同於以往,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他的錢。

「給我一個理由說服我。」陸以平雙眼凝視著她。

她是他未來的妻,他不認為有什麼理由她不能用他的錢。

「畢竟這筆錢不會是個小數目,而且我怎能隨意收下你的錢?」晴嵐眉峰微聚的看著他。

「妳在耽心這個?」他笑著輕撫她的臉。「我認為一年花個兩百多萬養老婆還算便宜了,不過如果妳認為不夠的話,我還可以再多匯一點進去。」

一年兩百多萬?晴嵐被他的話結結實實的嚇了老大一跳,差點從他腿上跌下來。

「妳認為不夠?」他問得認真。

別開玩笑了!「你哪來那麼多錢?」那筆錢讓他們一家用上二十年都足夠。

「我名下有一筆信託基金,當我滿二十歲能夠動用的時候,我就把那筆錢拿來做了些投資,所幸投資報酬率還算不錯,因此妳不用耽心妳未來的老公養不起妳。」陸以平揚起嘴角笑著對她說。

信託基金?這個名詞和她距離太遙遠了,她仍是忐忑不安的看著他。

「妳就放心的收下吧,這絕對在我的能力範圍以內,而且屬於我的所有東西,不也是屬於妳的嗎?」他望著她的小臉嚴肅的說。

「陸老師……」他的好讓她不禁動容了。

「我願意付出所有一切,只要妳能過得好。」

她兩眼晶亮,小手悄悄環住他的腰,軟軟的紅唇輕輕印在他臉上,他忍不住心蕩神往的回應著她唇下的熱烈,直到呼吸無法控制的急促起來,一切又將亂了調他才趕緊放開她。

「別動,晴嵐。」他重新調整呼吸後神情狼狽的說。

他不喜歡她這麼做嗎?晴嵐不明所以的看著他,直到定下神來這才發現……她的臉立刻燒紅了。

「對……對不起。」她低下頭來訥訥的說。

「我是真的愛妳,所以更加不能做出傷害妳的事,妳現在才十八歲,我不能因為自己某方面的需求而委屈妳來遷就我,妳瞭解嗎?」他紅著臉解釋。

「我也好愛你,所以、所以我願意……我不會覺得是委屈自己來遷就你、你的需求。」天哪!竟然連這種話都說出口,真的好丟人哦!話說完她立刻將臉埋在他胸前再也不敢抬起來。

「傻晴嵐,千萬別這麼說,我已經對妳做過一次無法挽回的錯事,不能讓妳再受到委屈。」那件事情一直讓陸以平難以釋懷,他充滿罪惡感的說。

「並不是你對我作了什麼,而是我們做了什麼,所以那件事情並不是你一個人的錯;如果真要說是有人做錯事的話,那就是我們兩個人一起犯的錯。但是我並不認為我們有錯!」她細聲細氣的說。

「晴嵐,妳真的好傻!答應我,要多學會保護自己一點。」他憐愛的說。

在他懷裡,她為他對自己的萬分珍惜而發出愉悅的嘆息。

☆       ☆       ☆       ☆       ☆       ☆       ☆       ☆

無聊的假日午後!

由於今天並不是她慣常到陸以平家的日子,為了避免旁人不必要的猜測,她只能待在家中,躲在自己的房間裡偷偷想著他。

總是會不由自主的想著他;每當想起他時,心底眼底總是盈滿柔柔笑意。

多麼希望畢業典禮能夠早早來到!只要等到畢業後,她和陸老師便可以不必再顧慮到別人對他們的交往可能會有的批判,從此海闊天空,她殷切期盼那一天的來臨!

坐在書桌前一整個上午,擺在眼前的書本卻是一個字也看不下,搞了半天頁數還是維持在好久之前同樣的那一頁。

算了吧,既然心裡一直記掛著他,看不下書,那麼不管坐在這裡盯著書本看多久也是一樣不會有進度。

晴嵐索性闔上書本走到客廳,瞧見母親在客廳做手工,另一頭父母的房間裡傳來老晴如雷似的打呼聲,她向母親說想到陸老師家請教他一些關於功課方面的問題,得到母親的允許之後她便立刻抱著書本飛奔會情郎去了。

一路上她的心一直在狂跳著,想見到他的念頭讓她的腳步更加快了。

一到他的住所,推開門一眼就看見他正俯首在書桌前認真的編寫講義,她悄悄地走到他後頭輕輕拍一下他的肩膀,臉上掛滿羞澀的笑容。

「我來找你。」在他身邊感覺就是好安心,原本看不下書的煩躁心情全部消失殆盡。

「妳來了。」今天是假日,並不是晴嵐慣常到他這裏來的日子,她的突然出現讓他驚喜萬分,陸以平站了起來,反身興奮地抱住她。

「我自己一個人在家念書好無聊,所以就來找你了。」她這樣會不會表現得太過黏人?她低下頭紅著臉解釋。

「我也正好在想妳,結果妳就來了,妳說,我們這樣算不算是心有靈犀?」陸以平將她攬進懷裡坐在他的腿上。

其實這幾天他一直在思考他和晴嵐的未來。

當初他來教書前曾經和他父親約定好三年一到就要回陸氏集團工作,今年是三年之約的最後一年,依照他和父親當時的約定他是必須回去履行他的承諾了,但在這之前他更想做的是找個機會帶晴嵐回台北和他父親見面,讓他們認識。

「我原本有乖乖唸書,只是後來一想到你,就唸不下了,所以……」說著說著晴嵐連耳根也紅了。

「晴嵐,我想在畢業典禮過後找個時間帶妳一起回台北見我的家人,好嗎?」她的眼底滿含深情,這叫他將何以為報?陸以平萬分愛憐地輕撫她通紅的臉龐。

「到台北見你的家人?這樣好嗎?你家裡有些什麼人?他們見了我後會不會嫌棄我,覺得我配不上你?」晴嵐坐直身子緊張得不知所措。

「傻晴嵐,妳是我愛的人,我的家人一定也會愛妳的,對妳自己有點信心吧,妳的個性這麼善良美好,我不認為有誰會不喜歡妳。」讓陸以平嚴肅地說。如果他的父親不能認同他們的相戀,那麼即使要他自毀諾言,他也會選擇留在晴嵐的身邊繼續守護她,不會回到陸氏。

「真的嗎?」她可不敢這麼確定,就他們班上的「陸迷俱樂部」來說,答案可絕對不會如他所說的。

「當然是真的。」她被晴老頭荼毒已久,連帶的也對自己喪失了信心,不過他對她可是信心十足的││畢竟她可是他愛上的女人。

「那……畢業典禮過後就去嗎?」晴嵐沈吟著。

雖說現在的社會風氣已經比較開放了,但在校園中師生戀這種事情畢竟還算是個禁忌,不過如果是畢業後才公開他們的戀情應該就沒關係了吧?

「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想盡可能在最快的時間讓妳和我父親見面。」

「好吧,那在畢業典禮過後我就跟你回台北見你的家人。」晴嵐溫順地說。

陸以平是她目前生活中最大的快樂,她是多麼的渴望他們的交往可以不用再在意別人的眼光,大大方方的,想在別人面前說話就說話,想牽手就牽手,完全不需顧忌些什麼。

她殷切期盼!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