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一陣愁雲慘霧伴隨著成群的烏鴉罩住尼可拉斯王儲的頭頂,不願被逼婚的他找來親弟共商大計。

「唉,我們又不是快掛點了,老爸老媽幹嘛這麼急著幫我們留後?」曼斯坦也無奈地說。

「不管他們怎麼想,總之我是絕對不會想娶那些他們看上的女人。」尼可拉斯對於那些貴族女眷的感覺也比曼斯坦好不到哪兒去,更何況他的心中多年前便早已有心儀的人兒進駐了。

「老爸老媽拿出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來壓我們,我們又能怎樣?」曼斯坦兩手一攤,莫可耐何地問。

「難道你真想聽他們的話,和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結婚,下半輩子過著相敬如冰、相對兩相厭的日子嗎?」如果找不到數年前奪走他的心的那位女子,就算他的下半生必須與孤獨為伴他也無所謂。尼可拉斯對父母今日的強力逼婚開始感到有些煩躁。

「反正你現在也是單身光棍一個,找誰當老婆不都一樣?要不又能怎麼辦?你沒看母親大人逼婚孔急,這次我們恐怕是在劫難逃了。」曼斯坦懶洋洋地說。

「不行,我絕不坐以待斃!」

「難道你有什麼好法子,可以閃過這一劫嗎?」

「我想……」尼可拉斯沈吟了一下才回道。「父王生日我們是絕對不能缺席,不過沒有人規定宴會結束之後我們還得繼續留在蕯爾斯,所以……」嘿嘿,尼可拉斯露出愉快的笑容。

「老哥,你的意思是……」嘿嘿嘿,莫非他和老哥心有靈犀,心裡打的是同一個主意?曼斯坦狡獪一笑。

「溜!」

「好!」大哥英明!其實他也正有此意,但是自己一個人溜多不穩當,多個人一起陪著翹頭,到時候被罵也有個伴。

事不宜遲,還是趕緊將細軟收拾妥當,包袱款款,時候一到,立刻閃人!

☆        ☆        ☆        ☆        ☆

台灣,一個小小海島,人口雖不多,且喜國家基礎建設完備,最最可喜的就是它位處亞洲,更是個遠離歐洲大陸、暫時躲避父母逼婚的好所在。

一年前德勒斯登管弦樂團接受來自台灣的演出邀約時,對於這個從沒來過的地方他是一點概念也沒有,直到下了飛機正式踏上這塊土地,他便深深受到這塊土地的吸引,他期待自己和樂團都能夠做出超水準以上的演出,以為自己首次在這裡的演出留下一個完美的回憶。

「非常抱歉,高沙可夫先生,由於塞車的情況太過嚴重,所以我們可能無法準時抵達國家音樂廳。」身穿整齊制服的司機環顧台北街頭瘋狂的車陣對坐在後座的曼斯坦說。

「你是司機,必須負責想辦法,今天是高沙可夫先生第一次在台灣演出,一定要給這裡的樂迷留下最完美的印象,絕對不能遲到。」沒等曼斯坦開口,他的經紀人荷莉便搶著開口說道。

「可是車子這麼多……」我也沒辦法啊!我總不能把汽車變成直昇機,直接飛過車陣吧?司機苦著一張臉。

「我不管,總之有縫就鑽,看見前面的車子一動你就立刻跟上,車速務必求快--綠燈了,趕快衝過這個路口……不對、不對,前面的路口右轉。」荷莉一邊看著地圖一邊拉尖嗓子指揮司機開車。

「不急,離開場還有將近一小時,現在車子這麼多,當心開車,不要橫衝直撞的,這樣太危--」險字還在曼斯坦的口中,只見司機一個緊急煞車將車子停住,旁邊的一輛機車便應聲倒在地上。

撞到人了?這可不好,曼斯坦打開後座車門下車迅速走到機車旁,將倒在地上的機車和機車騎士扶起來。

「對不起,有沒有傷到哪裡?」

機車騎士頭戴一頂安全帽,臉上矇著口罩,一句話也沒說,只是露出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盯著他瞧。

「嘖,真是糟糕,明明在趕時間還出車禍,要不這樣吧。」荷莉也下車走到機車騎士身旁,她滿臉不耐煩的打開皮包,拿出幾張歐元大鈔遞給機車騎士。「這些錢給妳,就當做是賠償妳修車的費用,幸好妳沒事,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荷莉話說完看也不看機車騎士一眼,拉著曼斯坦便直接往車子後座鑽進去。

這個洋婆子有沒有搞錯啊?車子撞了人了,連句道歉的話也沒有,隨便塞個幾張鈔票就想把她給打發掉?衛子萱用力眨一眨眼,彷彿剛剛才從這場車禍受到的驚嚇中清醒過來。

「妳這是怎樣?有錢很了不起是不是?有錢就可以隨便開車撞人,然後丟下幾張鈔票,屁股拍拍沒事走人是嗎?」衛子萱伸出瘦弱的手臂用力揮舞被她捏得縐巴巴的鈔票,憤怒地質問道。

這場該死的車禍會害他們原本已經有限的時間變得更加倉促,原本正打算吩咐司機開車離去的荷莉下車走到衛子萱身旁來。

「是不是嫌我給的錢太少了?我看妳說話力道十足,應該是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但為了表示誠意,我們願意付妳更多的錢以示歉意。」荷莉再度打開皮包冷冷地說。

這個洋婆子真是欠扁,她的車子撞了她竟然還想用錢來侮辱她,衛子萱氣得握緊雙拳,正想擠出幾句狠話來開罵,沒想到從車子的後座又下來一位身穿燕尾服的高個兒金髮番邦人士,一開口就搶了她的話頭。

「荷莉,妳先陪這位小姐上醫院檢查,確定沒事後再回到音樂廳與我會合。」荷莉的措辭遣字讓一向好脾氣的曼斯坦都有點受不了,他技巧地打斷她的話,再從口袋裡掏出兩張名片遞給衛子萱。「這兩張名片一張是我個人的,一張是我投宿的酒店,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打電話到飯店給我,或是到飯店房間找我談。」

飯……飯店房間?找……找他?這是什麼跟什麼!衛子萱全身的血液刷一下全往臉上衝。

「你、你這個番邦人士果真是無禮又無體,虧你長得還有幾人分模人樣的,說話卻如此下流。你們的賠償費我才不屑拿,你自己拿回去買藥吃。」竟然敢叫她到飯店房間找他?這個番邦人士究竟把她當成什麼樣的人了?

盛怒之下,衛子萱將荷莉硬塞給她的幾張歐元大鈔丟到曼斯坦臉上,再大刺刺的將她美麗的中指伸到他蔚藍的眼眸前。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琪
  • 好讚喔~!!!
    我一直想寫這類型輕鬆有趣的現在小說~
    可是...我的幽默指數是零,根本寫不出來Q.Q~~~
    妳的文筆很贊耶~^^加油唷~!!!
  • 謝謝妳的鼓勵,續集將會陸續推出,到時還請賞光,並不吝指教!

    夏可懷 於 2010/01/23 17: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