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眼看我們高沙可夫家族血脈從此就要斷送,薩爾斯王國就要改朝換代了。」薩爾斯皇宮中,餐桌上美麗的亞歷山卓皇后眉頭深鎖、美眸淚光閃閃,她將手中的銀製餐具放下傷心地悲切嘆息。

「別傷心。」古達科夫國王輕輕拍亞歷山卓皇后的手安撫她,再轉頭譴責地看著他們夫妻兩人辛苦合作製造出來的兩個不爭氣的兒子,尼可拉斯王儲和他的弟弟曼斯坦王子。「我說,你們兩兄弟讓你們的母親如此不快樂,真是不該。」

薩爾斯王國位接法國與瑞士,人口雖然只有一千多萬,卻是個觀光業非常發達的小王國,而且由於金融業的自由發展,所以更是吸引了許多國際上「來源特殊」的金錢湧入薩爾斯;因此,薩爾斯王國人口雖然不多,但是每年靠著觀光業、和大量湧入的熱錢,倒也讓這個國家人人生活安逸富足。

高沙可夫家族自數百年前統治這個國家以來,即以親民愛民的作風而深得人民的愛戴;二次大戰期間高沙可夫王室家族無一人逃亡國外,當時的國王與人民站在同一條戰線合力對抗強敵,皇后也賣掉自己所珍藏的珠寶名畫,以行動支持國家人民,並且和人民一起迎接勝利和平的來到,因此更加鞏固了高沙可夫家族在人民心目中的地位。

高沙可夫皇族受到人民的高度敬仰與愛戴,因此,凡是與皇室有關的大小事情一向都是人民所注意與關心的,但王室自從三十年前生下二王子之後便無新的血脈注入,而人民也發現兩位王子至今尚未有想要成婚的跡象,這件事情不但對皇族來說是件大事,甚至也已經成為關心皇室福祉的所有薩爾斯人民之間共同的大事了。

於公來說,兩位王子長久以來抗拒成婚,只想保持快樂單身漢的身分,以致皇室面臨王位可能後繼無人的窘境,這叫他們夫妻如何面對關心皇室福祉的百姓們的期盼?將來兩人百年之後,又將拿何顏面以對列祖列宗?

雖然對現代人來說,有無子嗣傳承並不是什麼大事,但這對高沙可夫家族來說簡直是無異於世界末日啊!

身為皇后,無法為人丁單薄的王室增添更多的枝葉,她寡德福薄,她慚愧!

身為母親,兩個兒子已屆適婚年齡卻不願結婚,她教導無方,她失職!

嗚……真是不肖子啊!一思及此,亞歷山卓皇后眼中閃亮的淚光霎時化成兩行清淚滑下臉龐。

「不許妳胡思亂想!」眼見心愛的老婆被兩個不肖子氣到淚雙垂,一向愛國愛家更愛妻的古達科夫國王心疼得不得了,他大手一揮,重重拍了下桌子,眼神銳利地看著兩個兒子。「我決定,你們這兩隻兔崽子從今天開始給我好好認真的找個好人家的女孩交往,最慢今年底成婚!」

哇,一向溫文儒雅的父王這下當真氣得不輕啊!竟然連兔崽子」這種粗話都說出口了,這下可得謹慎點,二王子曼斯坦垂頭歛眉在一旁乖乖聽訓。

不過延續皇室血統這回事當然是老哥的責任比較重大,身為弟弟的他應該謹守分寸,深諳老二哲學,絕對不能親自站上火線當砲灰與父王、母后對抗,方能保得全身而退

「父王母后擔心的雖然有道理,只是這個要求來得太突然,一時片刻間我們兩人恐怕難以達成這個目標。」開什麼玩笑?森林中一片大好美景,怎能甘心棄此而就於一叢小小灌木?二王子曼斯坦立刻拒絕完成任務。

「哼哼,總之你們就是拒絕擔負起皇室成員對國家、人民該負的責任,一心一意只想逃避;天哪,我怎麼會生出這種不肖子?」亞歷山卓皇后心傷兩眼淚迷離。

「母后您誤會了,並不是我們不願意承擔責任,而是找不到合適的對象,叫我們怎麼達成目標?」曼斯坦垂頭斂眉、順服地回道。

依照薩爾斯王國不成文的慣例,父王統治整個國家、而母后是薩爾斯王國唯一能夠統治父王的人;雖然母后從不干政,可偏不巧,由於她統治父王,所以這個國家就算她最大了。

據此可證,跟娘親大人過不去,就等於是跟這個國家的第一號人物過不去;萬一這全國第一號人物心裡一個老大不爽,隨便找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嗯嗯的地方把他們兩兄弟給長期流放,叫他日後如何便利就近管理他那一大片蓊鬱的森林?他才不想自找麻煩。

「你說我誤會你?你說沒有適合的對象?」憤怒全然寫滿她臉上,亞歷山卓皇后怒衝五頂,完全失去平日一貫的優雅,她伸出纖纖食指直指曼斯坦和王儲尼可拉斯的鼻子。「上週我們一起出席碧翠絲女王的生日宴會,舞會上安娜公主幾度暗示要你們兄弟倆邀她跳舞,可你們為什麼全都裝作沒看見?安娜公主不就正好是個合適的好對象嗎?大好的機會明擺在你們眼前,你們不好好把握,偏生在這裡跟我說找不到合適的好對象,你們以為我眼盲心盲,當真不曉得你們這兩個臭小子心眼裡打的什麼鬼主意?」

如果說是她把他們兩兄弟生得醜陋沒人要,那她倒也無話可說,但當年她可是很賣力的生給他們兄弟倆一張萬人迷的臉孔。

老大尼可拉斯沉默威嚴,平時雖不愛說話,但是當他那對湛藍的眼眸溫文隱含笑意時,全歐洲的女孩簡直為他瘋狂啊!

再說到這個不孝子曼斯坦她心裡就有氣,要說尼可拉斯因為個性靦腆,以至於沒有交到女朋友她還相信;但是曼斯坦這小子一天到晚鬧緋聞,偷吃也不曉得要擦嘴巴,三天兩頭的上八卦雜誌頭條,現在卻矢口抵賴說他找不到合適的對象?依她看,是對象太多,不知該如何取捨才對吧!

這兩個不受教的壞小孩想唬弄她?門都沒有!她可還沒到髮蒼蒼、視茫茫的年紀,眼力好得很;她年華尚韶,腦筋也清楚得很。

「母后別生氣,我想我們家族男性的身材已經夠高大的了,那位安娜公主的體格也很健壯,如果我們兩個家族真的聯姻,恐怕將來製造出來的後代子孫會變成巨人族--還有,請母后叫我尼克,不要叫我尼可拉斯。」王儲尼可拉斯皺著眉頭。

亞歷山卓皇后是個非常疼愛小孩的人,平時都叫他尼克,唯獨把她惹毛了的時候才會叫他尼可拉斯,他也不想惹怒全家最不好惹的人。

「而且那位安娜公主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就像低音號……」曼斯坦撥撥垂落在額前麥金色的髮絲,低頭咕噥地埋怨。

「好吧,如果你們都不喜歡安娜公主,我們也不勉強你們接受她;過幾天我的生日宴會各國王室貴族都會光臨,到時候由你們親自挑選適合的對象交往,這樣總可以了吧?」古達科夫國王開明地說。

唉,縱觀歐洲各國王室公主、貴族女眷,個性古板的古板、食古不化的食古不化,至於那些表面上裝得聖潔無比,私下行為豪放到令他們這些花花公子也咋舌的亦不在少數;真要叫他們聽老人家的話,從這些怪咖裡頭選出未來的伴侶,那下半輩子可怎麼過喔?曼斯坦敢發誓,他的精神狀態非常正常,沒發瘋;他的老哥也一樣。

曼斯坦苦著臉悄悄對兄長眨眨眼打暗號。

「這恐怕不太方便,父王。您的生日宴會過後我必須立刻返回樂團,著手準備全球巡迴演出的各項前置事宜,根本沒時間留在蕯爾斯。」還好,當初父王、母后答應讓他外放到法國唸書,而他也很爭氣的在法國的巴黎國立音樂學院拿到學位,並且順利成為德國德勒斯登管弦樂團的首席客座指揮,沒想到這如今竟成了他的保命符,曼斯坦內心為父母當年開明的決定感激到幾乎五體投地。

「我也沒辦法在國內停留太久。」相似的藉口竟然讓曼斯坦先說出口,真是可恨!

「你們兩個不要給我太囂張。」這兩個小鬼害他的愛妻擔心成這樣,不但不思自省,竟還如此百般推託、拒絕負責,真是奸狡!古達科夫國王出言威嚇。「現代科技這麼進步,時空的距離根本不足以造成隔閡,如果有心深入認識交往,電話、飛機甚至網路都可以提供助力--別以為我們還生活在原始時代;再說,就算你們不留下來,那些貴客們參加完宴會後也會各自返回他們的國家,和你們一樣不會繼續留在薩爾斯,你們的藉口太爛了。」

啊,是福不是禍,是禍根本別想躲得過。

曼斯坦神情悲壯地瞅一眼難兄。

「這件事就這麼決定了,無論如何,你們兩人今年內都得成婚,別再跟我瞎扯那些推託之詞,明白了嗎?」啪!驚堂木撃下,就此定案,亞歷山卓皇后魄力十足地說。

亞歷山卓皇后美麗的臉孔此刻露出的笑容,在她兩位孩兒的眼裡看來無疑恰似手拿毒蘋果的……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善良有愛心又可愛的大恐龍

  • 個人淺見, 如果你烏龜爬快一點, 該撲的撲該怎樣就怎樣, 寫小說會更有fu 啦~~
    人生的經歷和腦內小劇場的發酵作用,功效就是不一樣喔~

    肉打妹想叫我留言, 告訴大家你是烏龜不敢撲、爬很慢嗎耶!
    還說她挺得住~
  • 好好好,今天晚上一定上演綿羊撲餓虎的劇碼,嘿嘿嘿。

    夏可懷 於 2010/01/22 10:56 回覆

  • hugh92764252
  • 今天放假一日!睡得真飽~!不過我應該對文章回應才對..
  • 謝謝捧場啦,哈。

    夏可懷 於 2010/01/22 1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