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城高中校園一隅。

 

「喂,王灝,你確定你拿來的那瓶東西真的有效?」柯俊鵬問。

 

「我哪知道?胖哥用過說這東西真的很不錯,所以應該是有效的吧。」王灝搖一搖手裡拿著的一個小瓶子回道。

 

「拿來。」柯俊鵬一把將王灝手裡拿著的瓶子搶過來。

 

「你覺得我們這麼做真的好嗎?」王灝有點猶豫。

 

「有什麼不好?」箭已安在弦上待發,計劃都進行到這關頭了,還想退縮?柯俊鵬白了王灝一眼。

 

「你說,這藥會不會害陸老大和晴嵐出什麼問題?」王灝耽心的問。

 

「你是豬啊?就是要他們出問題才好,要不弄這東西來是做什麼用的?」柯俊鵬捶了王灝胸口一下,笑得滿臉曖昧。

 

「可是陸老大一向都對我們不錯,我們卻這樣陷害他……」王灝遲疑。

 

「笨蛋!你明知道晴嵐喜歡陸老大,陸老大也喜歡晴嵐,可是你看他們兩個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搞不好等到我們畢業以後,他們還來不及互相告白就掰掰說再見了,所以才需要我們出手幫他們嘛!」柯俊鵬一副言之成理地說。

 

「可是……」王灝仍然覺得不妥。

 

「別忘了我們這也算是在幫陸老大耶。」

 

「希望我們真的是在幫他,而不是害他!」王灝不安的低下頭來。

 

「走了啦!等一下我們還得到陸老大那兒集合咧。等我們把陸老大和晴嵐湊成一對以後,就可以高高興興的看林家恩她們那票臭八婆的苦臉了。」每次看林家恩她們那票八婆趾高氣昂的鳥樣子他就有氣,要是能夠成功把陸老大和晴嵐送作堆,不曉得她們知道後臉色會有多精彩?一想到這裡就讓柯俊鵬的心裡一陣爽快。

 

夕陽餘暉映照著兩個瘦長的影子,柯俊鵬手中拿著的玻璃瓶隱約透出一絲鬼魅般的詭異氣息。

 

☆       ☆       ☆       ☆       ☆       ☆       ☆       ☆

 

高中校園的另一隅。一部深色BMW轎車內。

 

「怎樣?給個建議吧!」陸以平看似傷透腦筋地搔著頭髮,要求晴嵐獻策。

 

今天是陸以平的生日,下課前班上一大票學生約好晚上要到他的住處來幫他慶生,讓他為了晚上該如何擺平那群蝗蟲而煞費心神。

 

「王灝說他和柯俊鵬早就訂好蛋糕,晚上他們兩個會負責把蛋糕拿來,所以我們只需要準備一些飲料和零食應該就夠了。」晴嵐想一想後做出如此建議。

 

「那我們到鎮上新開的那間超市採購,至於該買些什麼東西由妳全權決定。」晴嵐英明!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該買些什麼……」晴嵐的成長過程有別於一般人,所以她也不太瞭解時下少男少女的喜好。

 

「管他的,反正我們每樣都買一點,總有能夠投他們所好的東西吧?」亂槍射飛鳥,自然能夠提高命中率,陸以平聳聳肩說。

 

當晴嵐和陸以平來到鎮上的超市她才知道陸以平所說的「每樣都買一點」究竟有多可怕……

 

「你確定真的需要買這麼多東西嗎?」今晚除了幾個因為必須補習而不能來的人以外,大約有三十幾個人會到,但陸以平已經一趟又一趟的將超市的購物袋往車子裡頭送,以那驚人的數量來看,說不定後車廂所有的空間已經全部都被塞滿了。

 

「有備無患嘛!大不了吃不完的叫他們一個個打包帶走。」陸以平拎起最後一個袋子往車子走去。「勞動以後肚子總是特別餓,我們找個地方吃完飯再回去!」

 

「可是……」其實陸以平的生活習慣並不差,屋子裡也沒有太多需要整理的髒亂,幫他做晚餐是她為數不多的工作項目之一,怎麼可以偷懶?

 

「我先好心提醒妳,晚上那票蝗蟲過境後,光是處理他們留下來的垃圾恐怕就會讓我們兩個整理到全身虛脫,所以今天晚餐我們就將就一點在外面吃吧。」所謂的「將就」換言之,就是說只有晴嵐做的菜才合他的胃口。

 

「好吧!」雖然他沒有明白說出來,但其實他是捨不得讓她太過勞累,晴嵐知道這是他的體貼。

 

「看妳想吃什麼,地方讓妳選。」晴嵐太有責任感了,每次他想找理由帶她到外面用餐她都不肯,堅持每晚一定要親手做晚餐讓他吃,今天竟然難得會答應和他一起到外面吃飯。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選,還是讓你來決定。」叫她這個從沒在外面吃過飯的人來決定到哪裡用餐難度未免太高了,晴嵐搖搖頭把難題又丟回給陸以平解決。

 

她總是極力壓抑自己,不管任何事情她總是不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即使是自己最最渴望的自由她也因為她的母親而不敢有所奢求,就連要她選擇到哪裡吃飯她都如此遲疑無法做出決定。

 

今晚他只想讓她無需親自操勞,只管輕輕鬆鬆的吃頓晚餐,如果讓她決定地譮讓她這麼為難,那麼他也只好替她決定了。

 

「那麼地方我來決定,妳負責點妳想吃的菜。」陸以平緊緊握住她的手。

 

老實說,平時陸以平的胃口雖說並不刁,但要在這個小鎮為數不多的餐廳找到一家合他口味的餐廳倒也不太容易。好不容易選定一家賣山產兼賣海鮮的餐廳,一進到餐廳裡面看見菜單他的眉頭就全擠在一塊了。

 

「讓妳點菜吧!不過盡量別點海鮮類的食物。」他可不想讓晴嵐吃到衛生有虞的東西。

 

他真的搞不懂,在這山上的小鎮賣山產是有道理,但是……「海」裡出產的東西運到這兒來以後還能稱之為「鮮」嗎?

 

不過很無奈的,剛剛開著車子在整個鎮上晃了一圈,看來看去就數這家餐廳的外觀看來比較乾淨,與其到那些衛生條件堪虞的地方吃飯,倒不如將就點,在這裡用餐可能會比較安全。

 

晴嵐搖搖頭,一把將菜單推回他面前。

 

陸以平的態度讓她有點摸不著頭緒,他的樣子看起來根本就不想在外頭吃飯,連服務生都已經熱心的久立在一旁等他大開金口,快快敲定菜單,沒想到他卻一臉的沒興趣,早知道他會是這副興趣缺缺的樣子,剛才買完東西就該快點回去,她絕對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把晚餐做好,他也不用這麼為難呀!

 

「除了海鮮類以外,其他的隨便來幾道菜吧。」既然晴嵐將菜單推回來,他只好重新接下點菜重任。

 

「其實我們今晚還是可以在家裡吃飯,不會很麻煩的。」看著等待許久的服務生終於鬆了一口氣的往後頭走去,晴嵐低聲對他說。

 

「不過是一餐在外面吃,妳不用責任感這麼重,偶爾放鬆一下也不錯。」他可不想累壞晴嵐。

 

「唉!」陸以平開始嘆起氣來。

 

「怎麼了?」既然這麼勉強幹嘛要虐待自己?晴嵐支著下巴看著他。

 

「我已經開始在煩惱了,現在我這麼依賴妳,以後妳上大學去,如果沒有妳在我身邊,我一個人該怎麼獨自活下去?」陸以平也支起下巴和她兩相對望。

 

「啊?」他今天說話的語氣怎麼好像有點在對她撒嬌?晴嵐紅著臉呆呆的看著他。

 

「現在我已經習慣每天晚上和妳在一起,妳畢業上大學後我該怎麼辦?」他當然很期待晴嵐趕快上大學早日脫離晴老頭的魔掌,但他的生活中早已經不能沒有晴嵐,他無法想像日後兩人必須相隔兩地,久久才能見上一面時他會有多想她。陸以平苦著一張臉。

 

原來他是說這個,晴嵐唇邊帶著淡淡的溫柔笑意。

 

「以後你可以找別人幫你做晚餐,如果我放假回來,我也會到你的住處察看你是否依舊安然存活。」

 

「我決定了,不管妳考上哪一所大學,我都要轉到離妳最近的高中任教,這樣我就能夠天天看到妳了。」真是個好主意,陸以平雙掌一擊,堅定地說。

 

他……他的意思該不會是要她上大學以後和他一起住吧?

 

「吃飯吧。」晴嵐紅著臉吶吶地說。幸好這家餐廳上菜的動作還算快,第一道菜在此刻適時的送上來,讓她避免掉她不知該如何回答的尷尬。

 

菜一道一道陸續送上來,陸以平每挾一口菜便皺一次眉頭,每吃一口菜便嘆一口氣,到最後他乾脆放下手中的筷子,不再碰任何食物。

 

「這裡的菜跟妳做的真的沒得比。」看著滿桌不合自己口味的菜色,陸以平已經完全失去胃口。

 

不會吧?再怎麼說這些也都是人家餐廳大廚做出來的菜,她平時所做的只能算是一般家常口味,兩者怎能相提並論?不過對於自己所做的菜能夠受到他的喜愛她還是忍不住十分喜悅。

 

「今天是特殊情況,偶爾一次在外面吃你就將就一下吧,明天我再買些你愛吃的東西做給你吃。」

 

「對了!」陸以平看來像是忽然計上心頭似的笑開了。「我決定,為了我的幸福起見,我決定運用身為導師的特權,讓妳至少留級一年。」

 

「你別開玩笑了。」陸以平的樣子讓晴嵐弄不清他所說的到底是真還是假,她的額頭上開始冒出幾條斜線。

 

☆       ☆       ☆       ☆       ☆       ☆       ☆       ☆

 

滿屋子的人聲鼎沸,所有人都High到快不行了,晴嵐安靜地獨坐在一個不受人注意的角落裡默默觀察每個人快樂的樣子。

 

她和陸以平回來時幾位提早來到的女同學已經在門口等待許久,看見她們一個個不友善的眼神,晴嵐在幫忙將車上所有東西搬進屋內後,立即識趣的找個安靜的角落將自己當隱形人似的躲藏起來。

 

其實她並不介意被冷落了,相反的,在人多的時候能夠找個不受人注意的角落躲起來,反倒讓她覺得比較自在,至少她可以不用一直忙著說話、忙著笑,熱鬧的場合和她沉悶的個性一向是搭不上調的。

 

陸以平的人緣真的很好,班上所有同學能來的幾乎都來了,原本並不算小的客廳裡突然擠進二、三十個人,整個空間似乎變小了,就連她所佔據的這的小小角落也在此時突然冒出一個入侵者,高大的身影背著燈光形成一道陰影,將她整個人完全籠罩住。

 

「為什麼一個人躲在這裡發呆?」陸以平大手一伸,將晴嵐從椅子上拉了起來,笑嘻嘻的對她說。「到前面去跟大家一起玩。」

 

「不必了,我在這裡很好啊。」晴嵐可不想到前面去,享受被人以眼神淩遲處死的滋味。

 

所請不准!

 

陸以平不由分說的拉著她的手,將她往人群中帶,但晴嵐只想不引起任何人注意的安安靜靜坐在那兒,她無聲抗拒著,想要努力抽回被陸以平握住的手,但他們兩人拉扯的舉動卻引來一旁那群男孩的一陣哄然大笑。

 

「晴嵐,妳快點過來。妳知不知道剛才陸老大堅持一定要有妳在場他才肯切蛋糕?妳再不過來,我們大夥兒只能對著蛋糕流口水了!」柯俊鵬的話又惹來現場的男孩們發出一陣陣曖昧的鬼叫聲。

 

「你們這些小鬼!」陸以平用力拍一下柯俊鵬的背。「大家都在前面玩,沒道理讓晴嵐一個人躲在這裡吧?」真是一群早熟到令人畏懼的小鬼。

 

「你瞧,我跟你說的沒錯吧?」看陸老大對晴嵐多好,她不在場他還不肯切蛋糕呢!柯俊鵬翻一翻白眼小聲的對王灝說,王灝也頗有同感的對著他點頭表示完全同意。

 

「唷荷!老大的煮飯婆來了,兄弟們擺好備戰姿勢,準備向蛋糕進攻了。」這次數學成績拿到男生第一名的蔡淳光賣力的吼叫聲又引起眾人的一陣騷動,晴嵐可以想見,他那句「煮飯婆」一定替她背後招來更多有如利箭般的咒怨眼光吧!

 

她實在搞不懂,王灝、柯俊鵬和蔡淳光他們這幾個平時對她都挺友善的,今天怎會一直說這些曖昧不明的話,害得她簡直就像個標靶似的,整個背部幾乎快要被怨懟眼神所化成的利箭射穿了。

 

「別理他們,快來幫我切蛋糕。」陸以平一把將晴嵐拉到他身邊,但是當他看到那個蛋糕之後,卻只能目瞪口呆的盯著那個造型驚人的蛋糕看。「這……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這個蛋糕的尺寸雖然大得驚人,但是那上面插著的蠟燭更加嚇人。

 

「才不誇張咧,陸老大您是我們的導師,今天又適逢您老人家高齡二十八歲的生日,區區兩個數字蠟燭怎能表現出我們對您的敬意?」柯俊鵬一席話說得慷慨激昂,連脖子上的血管也差點要爆出來了。

 

「就是說嘛,這個蛋糕上密密麻麻的蠟燭,正代表我們對陸老大的敬意有如江水一般,滔滔綿延不絕。」蔡淳光馬屁拍得叮噹作響。

 

「但是這些蠟燭……」晴嵐回頭看一下陸以平。

 

她敢確定她絕對沒有看走眼,蛋糕上面插的蠟燭應該正是颱風天時,家家戶戶必備的那種直直粗粗的醜蠟燭吧?

 

「都說別理他們了。」陸以平拿起一疊報紙將蛋糕上的「熊熊火勢」搧滅後,也忍不住為這群小鬼逗趣的舉措而失笑。「我把這些蠟燭全拿掉,以免這個蛋糕爆炸了,妳來幫忙分切蛋糕。」

 

「陸老師,我來幫你切蛋糕。」林家恩走上前來,自告奮勇的對陸以平說。

 

「不用了,還是讓晴嵐來切好了。」陸以平對林家恩微微一笑,想也不想的便拒絕了她的要求。

 

自討沒趣的她只好訕訕的往後退回去,當她經過晴嵐身旁時還不忘丟給她一記充滿怨毒的眼光,讓晴嵐不由自主的整個背脊直發冷。

 

「對嘛,對嘛,人家晴嵐是陸老大的煮飯婆,這裡所有吃喝拉撒大小事情自然都歸她管,不用妳雞婆。」一向和林家恩不對盤的王灝逮住機會小小刺激她一下。

 

「你--」剛才已經夠沒面子了,現在竟然又被這個混蛋恥笑,從不曾受過這種屈辱的林家恩氣得差點脫口罵出髒話,但是為了在陸以平面前維持一點起碼的淑女風度她還是忍住了這口氣。

 

「妳覺不覺得他們好像有點怪怪的?」個性一向豪爽且大而化之的陸以平對於目前的狀況有點如墜五裏雲霧中的感覺,他將拔起的蠟燭全放在一旁後,把臉湊近晴嵐耳邊低聲問道。

 

還不都是因為你?最氣人的是你這個罪魁禍首竟然還無所知覺呢!面對這個呆頭鵝,晴嵐臉上滿是快被他打敗了的表情斜睇了他一眼。

 

「晴嵐快切蛋糕啦,我快餓死了,今天我可是還沒吃飯就跑來了。」住家離陸以平租屋處最遠的蔡淳光可憐兮兮地說。

 

「你是餓死鬼投胎的啊?」柯俊鵬聞言立刻往他劈頭狠狠敲了一記。「吃歸吃,千萬別忘了今晚的任務。」

 

「我才沒忘記咧。」蔡淳光摸摸無辜受到攻擊的腦袋後立刻回敬一記。

 

「最好是沒有忘記。東西記得加進去了嗎?」柯俊鵬貼在蔡淳光耳邊不放心的細聲追問。

 

「那是當然的,要是我敢忘記的話,今晚一定得切腹自殺,才能面對我們這票兄弟了。」蔡淳光自信滿滿的說道。

 

「喂,菜頭,那個好料的有帶來嗎?」一位好漢將頭探進他們低聲談話的小圈圈裡。

 

「喊得那麼大聲,你想害死我們哪?」柯俊鵬被他嚇了一大跳,趕緊回頭四下張望,唯恐剛才他們的談話被不相干的人聽見。

 

「你們在聊什麼?」準被害人手捧著蛋糕,笑吟吟的出現在心懷鬼胎的男孩們面前,把他們幾個嚇得差點彈起來。「菜頭,你還沒吃晚餐,這塊蛋糕先給你。」晴嵐將好大一塊蛋糕遞給蔡淳光。

 

「韓信受人一飯尚且知道要報恩,今日區區不才我吃了好心的晴嵐小姐一塊蛋糕,日後定當圖報。」蔡淳光接過蛋糕感動得差點痛哭流涕。

 

「說什麼知恩圖報的我可不敢當,但是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請你們幾位不要老是把我和陸老師扯在一塊?你們明知道這樣會替我招來麻煩。」晴嵐知道他們和林家恩那群人一向有如仇讎,但最近因為陸以平而無端捲入他們爭鬥風暴中心的她真的太無辜,目前的她只想安全的過完每一天,至於她和陸以平之間……那還是很遙遠的事情呢!

 

「晴嵐……」晴嵐一向都對他很好,誰知如今他竟然和柯俊鵬他們夥著要來設計她,王灝心中愧疚不已的看著她。

 

「我沒有怪罪你們的意思,我只是不想被人誤會。」她提出的又不是什麼難以達成的事項,為何王灝卻像是好生為難的樣子?晴嵐好奇的望著欲言又止的王灝。

 

「好啦,妳的要求我們盡量做到,不過妳還是趕快回到前面,陸老大已經被林家恩她們重重包圍住了。」柯俊鵬望著前方戰況激烈,趕忙緊張的催促她。

 

又來了!看樣子要他們收斂一點是不可能的了,她最好還是自求多福,能離他們多遠算多遠,以免無辜受害。

  

原先她一人獨自佔領的那個角落已經不算是個安全的所在了,晴嵐看一眼被團團圍住的陸以平後便悄沒聲音的往書房裡遁去,遠離滿客廳的歡聲笑語,或許這裡才是目前唯一能保護她遠離人群注意的地方。

 

夜漸深,人語寂,恁是滿室歡聲笑語,終究還是要歸於岑靜,與其要面對曲終人散的寂寥,倒不如一開始就不要造成這註定必有的結局。

 

坐在書房的椅子上,拿著一開始便抱在手上的書,晴嵐的雙眼始終停留在書本上,思緒卻紛擾得不知早已魂遊何處了……

 

「這麼認真?」一陣帶著急促喘息的聲音從晴嵐身後傳來。

 

「大家都走了?」想來也是,否則他怎麼可能走得開呢?「你、你怎麼了?」晴嵐放下手中的書本,一回頭立刻被陸以平臉上泛起的異樣色彩嚇了好大一跳。

 

「我也不曉得,只是覺得臉有點燙,心跳有點快。」陸以平摸摸自己有點發燙的額頭。

 

「你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吧。」晴嵐趕緊站起來扶著腳步淩亂的陸以平。

 

他的情況看來實在不妙!晴嵐焦急地扶著他進入房間讓他躺平休息後立刻打了通電話回家向母親告知,因為陸以平生病,所以她必須留下來,以免獨自居住的他乏人照料。由於家中一向受到陸以平諸多照顧,正逢可以回報的時候,晴母自然是不假思索的立刻應允。

 

「你要不要緊?要不要我找人送你到醫院?」打完電話,回房間探視陸以平狀況的晴嵐眼見他不適的樣子,忍不住急得淚眼漣漣。

 

「我沒事,不必為我耽心。」他呼吸急促的說。「我想大概是因為剛才喝了一點酒的緣故,才會這麼不舒服吧。」

 

「喝酒?」是了!陸老師身上是有一股濃濃的酒味,但他平時是滴酒不沾的,即使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應該也不至於破例吧?

 

「剛才菜頭他們幾個一直賴著不肯走,非要我灌下一整瓶酒才肯離開。」陸以平的手指輕輕滑上她的臉頰。「我知道妳不喜歡吵鬧,為了讓他們早點離開,我才硬著頭皮一口氣把酒喝完。」

 

「那……我去泡杯熱茶給你喝。」雖然她和陸以平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但他從來不曾對她有過如此親密的舉措,她的身體因他手指的碰觸而不自在的輕輕顫抖。

 

「不要走,晴嵐。」他起身抱住她。

 

「陸老師……」她被他突來的舉動嚇得連聲音也開始顫抖起來。

 

「妳知道我有多喜歡妳嗎?妳知道每當我見到妳受到傷害時,我心裡有多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嗎?多希望我能一直抱著妳、保護妳,讓妳不再受到任何委屈!」在酒精和藥物的催化之下,他緊緊擁住她,狂亂的將心中堆積許久的話一股腦的全數對她說出。

 

「陸、陸老師……」面對他的狂烈告白她緊張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晴嵐……」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rtbassonly
  • 看到後來怎麼會有點害羞 呵呵
  • 噗哧。

    夏可懷 於 2009/12/20 20:05 回覆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