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張機,鴛鴦織就又遲疑,只恐被人輕裁剪。

分飛兩處,一場離恨,何計再相隨。

 

這個世界上雖然有很多人,但大致上約略可以分為以下兩種類型。

 

絕大部分的人每天只能庸庸碌碌的為生活而忙,這些人即使在街上和妳擦身而過,只怕妳的眼光連一秒鐘也不會多停留在他們身上。

 

但基本上這些「大部分」的人還是比較喜歡與不相識的人彼此保持距離,最好人與人之間就像是隔著一道隱形牆一樣,至少在那道隱形牆的後面會讓那些「大部分」的人覺得自己是安全的。

 

至於那一小部分的人,他們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他們覺得照相機、閃光燈和攝影機之類的東西根本就是為他們的存在而發明;他們享受引人注目的感覺,他們喜歡人們的目光集中在他們身上,他們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個活動的發光體。

 

但是對晴嵐來說,她寧可做那種一輩子永遠都不會引人注意的隱形人,將自己牢牢的、安全的隱身於那道牆的後面,也不願像現在這般受人指指點點。

 

晴嵐目前就讀於台南某一所高中的三年級,由於長期被父親虐待,因此雖然有著168的身高,但身形卻非常的瘦弱單薄,蒼白的小臉只有巴掌大,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總是閃著迷茫的神采,特別引人愛憐。

 

「妳看,那不是隔壁班那個晴嵐嗎?好可憐哦,她今天又被她那個酒鬼老爸打得全身都是傷了。」

 

隔壁班一個女學生透過教室窗戶玻璃向外看著她滿臉的淤青同情地說。

 

「有什麼好可憐的?反正等一下陸老師一定會親自幫她上藥的。」

 

另一個女學生充滿酸意的話在晴嵐經過時全部接收進她的耳中,她不覺畏縮地將頭低下。

 

陸以平是去年到她們學校任職的一位年輕的數學老師,新來乍到的他被分發到晴嵐班上擔任導師一職,而陸老師也迅速以他年輕帥氣的外表、高大的身材和幽默的談吐成為學校裡女學生們心目中新一代的夢中情人。

 

「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喜歡陸老師啊!」晴嵐臉色蒼白地低聲喃喃自語。

 

晴嵐並不覺得和大家一樣喜歡陸老師的她有什麼錯。

 

晴嵐覺得剛開始時陸老師只不過是對臉上經常帶著傷上學的她,比對別人多了點同情罷了。她寧可不要他的同情!

 

晴嵐背負著沉重的書包,也背負著更加沈重的心情走進教室。

 

四周投注過來更多好奇的目光,有些是對她臉上的傷表示同情的、也有些是對她投以滿臉的鄙夷;同情也好,鄙夷也罷,無論如何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反倒是那些對她的傷早已司空見慣,連一眼也懶得瞧她的人還讓她覺得自在些。

 

家貧讓她比一般同齡的高中生吃了更多的苦。

 

當別的女孩下課後聚在一起討論時下最熱門的偶像和流行服飾、髮型時,必須幫忙維持家計的她正忙著打工,一切年輕女孩最關心的流行資訊完全與她絕緣。

 

功課只能勉強維持在中上的她無法在這方面力爭上游,也難免讓少數同學和某些老師在下意識裡對她多了些輕視。只有陸老師,只有陸老師在瞭解到她的處境之後對她說出鼓勵的話,對她付出比對別的學生更多的關心,甚至還主動要求晴嵐辭掉原本的打工工作,改為每日下課後到他的住處替他整理簡單的家務以代替打工,除了付給她更多的打工費之外,還會在晚間替她免費補習功課,也讓她的成績有了不小的進步。

 

在她的成長過程中除了媽媽和弟弟之外,從沒有人對她這麼好,一棵懵懂的小小愛苗在她心裡悄悄地滋生。

 

自卑讓她不只不敢在陸老師面前稍加透露出她對他的戀慕,連晚上在陸老師家與他獨處時,也只敢偷偷看著他,聽著他爽朗的笑聲,這對她來說已經足夠了,即使心裡那棵愛慕的幼苗早就隨著相處日久的時間越發茁壯,她也只能盡量壓抑自己的心情,不讓別的同學、甚至是陸老師知道她對他的愛。

 

直到前陣子兩人之間終於互相坦白互訴情愫,進而決定開始交往,但為了怕他們的交往引來校方不必要的關切,也怕晴嵐的父親老晴藉著他們的交往大作文章,因此他們一直不敢讓人知道,只能在四下無人私語時互訴心意。

 

走廊上傳來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晴嵐將頭垂得更低,以免陸以平瞧見她臉上的淤青後問起又會惹來同學們的側目,她真的不想成為別人注目的焦點,那可不是她消受得起的。

 

在旁人的注目下,她迅速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從書包中拿出一本書來,安安靜靜的開始晨間自習。

 

「各位同學早。」

 

「老大早。」班上同學全都異口同聲的說。

 

「我不是黑幫老大,你們也不是我手底下的小混混好嗎?」陸以平好心情的笑著說。

 

陸以平出身於台灣知名的陸氏集團,身為豪門獨子的他,對於家中事業天生就帶著一份重任,但擔任教職卻是他一直以來所憧憬的,當責任與理想產生衝突時,兩相折衝之下,他向父親爭取到三年的時間來一圓教師夢,等三年的期限一到他就必須回到陸氏工作。

 

和這群天真可愛的學生相處真是令人倍覺輕鬆自在,不必爾虞我詐的思考著下一秒鐘準備要對付誰,或是提心吊膽的警惕自己不要中了別人的圈套。這就是他之所以喜歡教書這份工作的原因。

 

「老大,這個週末是您老人家的生日耶。」班上的調皮搗蛋兼開心果王灝首先發難。

 

「真的哦?欸,老大你很不夠意思耶,為什麼你的生日只有王灝知道,我們都不知道?」全班同學開始七嘴八舌的鼓譟起來。

 

「糟糕,老大又多老一歲了啦!老大更老了,和我們相處不知道會不會開始產生代溝哩?」一個學生悲觀的低喊。

 

「老師,星期六我們全班到你家幫你過生日。」一個學生如是說。

 

「老大,明天我要送你SK2當生日禮物。」一個曾經讓陸以平傷透腦筋的學生決定以行動表示懺悔。

 

「老大……」

 

「老師……」

 

唉!當教室裡的熱鬧程度可與菜市場互為比擬時,陸以平自認身為導師的他難辭其咎,他揮揮手要求學生保持肅靜。

 

「各位,拜託給點面子,安靜一點好嗎?現在我不是要和大家討論我的年齡,更不是要來檢驗我臉上是不是長出皺紋。現在我要--」陸以平故意頓了一下,才從手裡拿著的牛皮紙袋中抽出這次段考的數學試卷。「分發本次段考考卷。」

 

一陣短暫的鴉雀無聲後,細小的吱吱喳喳交談聲立刻又再度充斥整個教室。

 

「老大,這次的數學題目你出得太難了啦。」這次輪到綽號小黑炭的柯俊鵬發難。

 

「對咩,人家隔壁班導師出的國文題目比較簡單,也比較好寫。」一個女生細聲細氣的說。

 

「對啊,對啊。上個星期隔壁班的導師還拿了一份國文考前大補帖給他們班的學生做,結果……唉!」王灝意有所指的說。

 

「各位同學,不同的老師有不同的教學方式和原則,我不便對別人的手段與做法予以置評,我只希望我教出來的學生所拿到的每一分分數都是紮紮實實的,如果今天我也為了我自己的面子上好看,而有什麼不當的做法,這樣不但對你們沒有好處,反而會害到你們。」不顧台下民意沸騰,陸以平在講桌前坐好,好整以暇的開始準備分發考卷。

 

「我先從分數最高的開始叫起……林家恩。」一個矮小的女生在眾人的吼叫聲中羞答答的上前領取考卷。「考得很不錯,請繼續保持。」陸以平鼓勵地看她一眼。

 

「第二位是邱于慈……也考得很不錯哦。」

 

「接下來是……陳盈盈。數學成績前三名都被女生包辦了,我們班的男同學們顏面何在啊?」陸以平的眼睛戲謔地掃過台下的男孩們。

 

陸以平並不曉得班上的女生為了多和他接近,因此經常搶著在下課時間抱著數學課本跑到導師休息室向他「請益」,如此一來,數學成績想不進步也難啊。

 

「接下來是蔡淳光。」

 

第一位上臺領取考卷的男生受到眾家好漢英雄式的歡呼。

 

「晴嵐……」沒有得到應有的回應,陸以平又叫了一次。「晴嵐?」

 

天哪,就讓我的考卷消失不見了吧!我不想讓陸老師看見我臉上的傷痕啊!晴嵐心裡小小的聲音開始尖叫起來。

 

「晴嵐。」沒得到應有的回應,於是陸以平又叫了一次。

 

該來的終究還是躲不掉!她低著頭往講台的方向走去,動作迅速的從陸老師手中接下考卷後立刻轉身走回自己的座位,至於臉上的傷痕她也只能祈禱陸老師沒有看見。

 

「雖然數學成績排名全班第五,表示妳還有些努力的空間,但妳也不用慚愧到把頭垂得那麼低吧?否則妳叫其他考得比妳差的同學怎麼辦?」陸以平沒有看見她臉上的傷痕,他打趣的說。

 

聽了陸以平打趣的話,同學們反而全都噤聲不語,並沒有如他所預期般的哄笑出聲,他心知有異的放下手中未分發完的考卷,邁開大步搶在晴嵐坐下之前將她拉住。

 

「可惡!跟我來!」晴嵐臉上的傷讓他的心一陣抽痛。上次當他看見晴嵐臉上帶著傷痕來上學時,已經警告過晴老頭不准再碰晴嵐一根汗毛,沒想到言猶在耳,晴老頭竟然又對晴嵐動粗。「班長幫我把其餘的考卷分發下去,第一堂課上課我們再討論。」

 

話一說完,陸以平立刻拉著晴嵐往教室外走去。

 

兩人離去不久,班上再度響起細小的交談聲。

 

「晴嵐真不要臉,每次就只會在陸老師的面前裝可憐。」剛才拿到班上數學成績第一的林家恩酸溜溜的說。

 

喔喔,有人大吃飛醋了!

 

「就是嘛,真是不擇手段。」班上幾個陸迷俱樂部的成員齊聲應和。

 

「喂,妳們不要在那裡酸葡萄了好不好?陸老大不只對晴嵐好,他對我們大家也都一樣好啊!」蔡淳光不耐煩的對那幾名口出惡言的女同學出言相譏。

 

「哼,陸老師當然對我們大家都一樣好,我們只是瞧不起有人太會耍心機,為了引起他的注意,什麼手段都使得出來。」林家恩撇撇嘴不屑地說。

 

「真無聊,難道妳們真以為晴嵐為了想引起陸老大的注意,所以就故意往自己臉上揍幾拳嗎?」真是小鼻子小眼睛!王灝忍不住出言損她們。

 

「誰知道?說不定她就是有這個鬼心眼。」林家恩尖刻的說。

 

「妳--」和晴嵐比鄰而居的王灝深知平時的晴家是個什麼樣的光景,而今聽見這番故意扭曲事實的話讓他氣得快說不出話來。

 

「哎唷,翻倒那麼多桶醋,味道好嗆哦。」原本在一旁像沒事人似的柯俊鵬搧搧鼻子,正式加入戰局。

 

「這關你小黑炭什麼事?」林家恩惱羞成怒的對著柯俊鵬怒罵。

 

「是啊,的確是不關我事,不過這又關妳什麼事呢?」柯俊鵬推推鼻樑上的眼鏡。「晴嵐家裡的情況大家都知道,而陸老大身為我們的導師,關心晴嵐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只有妳們這群死八婆才會昧著良心說話。」

 

「你--」小黑炭柯俊鵬的話令林家恩氣結,這次換成她被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說嘛是!而且人家晴嵐個性好,長得又漂亮,如果我是陸老大也會看上她,才不會看上妳們這群小鼻子小眼睛的臭女生。」王灝的手扳住上眼皮對眾家娘子軍扮個鬼臉。

 

話才說完,王灝立刻被陸迷俱樂部的眾家女將以忿怒的眼神當場處死。

 

☆       ☆       ☆       ☆       ☆       ☆       ☆       ☆

 

在眾目睽睽下被陸以平拖著走的感覺不好,但上課時間和他一起出現在自家門前的感覺更是不好。

 

「我都說了,我真的沒事,我們快點回學校上課好嗎?」被他拖出BMW轎車後,晴嵐只能苦著一張臉如是消極地說。

 

「沒事?妳的臉都腫成這樣,還說沒事?」陸以平不由分說的緊握住她的手,鐵青著臉推開晴家簡陋的大門。

 

一進屋內,正忙著做家庭代工的晴太太看見他的來到,緊張地將兩手在圍裙上抹一抹後立刻迎上前來。

 

「是陸老師啊?請問有什麼事?」晴母愁眉深鎖的問。

 

「晴太太妳好,麻煩一下,我找晴先生。」面對一個臉上隨時保持有如驚弓之鳥表情的婦人,陸以平只好稍稍壓抑下胸中的怒氣。

「嵐嵐的爸爸還在睡覺,有……有什麼事跟我說也是一樣。」晴母看一眼滿臉是傷的晴嵐,低下頭來面有愧色的說。

 

又一個在晴老頭暴力陰影下過活的女人!他滿臉陰翳的看著她。「晴太太,上次我已經跟晴先生說過,不准他再對晴嵐使用暴力了,為什麼今天她又臉上帶著傷上學?」

 

「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摔傷的,跟我爸爸無關。」晴嵐張著一雙悲傷的眼睛看著陸以平無奈地說。

 

「妳--」她臉上的傷分明是晴老頭的傑作,她竟然還想袒護他!「妳們知道多少家庭暴力事件都是因為被害人的一再隱忍而越發變本加厲的嗎?」

 

我知道,我知道,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是我又能怎樣?即使我被打得滿身是傷,也總比眼睜睜看著媽媽被打來得好啊!我既無力保護媽媽,為她承擔一些皮肉之苦也是應該的。晴嵐的心裡吶喊著。

 

晴母年輕時原本是國內某知名大學的學生,大二時在一位學長的猛烈追求之下兩人陷入熱戀,數月後晴母發現自己已經懷有身孕而告訴對方,不料對方卻斷然要求她將胎兒打掉。

 

在不忍心殺害孩子,而對方又避不見面的情況之下,無計可施的晴母經人介紹後認識了頗有些歲數而急欲結婚的老晴,於是便在短短的時間之內匆匆與他成婚。

 

成婚之初,原本老晴沒想到自己這麼一大把年紀竟然還能夠娶到一個如此嬌滴滴、且知書達禮的年輕老婆,所以對她也是百般疼愛。直到晴母的肚子日日見大,晴老頭這才赫然發現,當初娶這老婆時根本就是「買一送一」,綠雲罩頂讓他惡向膽邊生,從此便開始了晴家這對母女的苦難日子。

 

「不要,老師,求求你!我爸爸好不容易才睡著,如果將他吵醒,待會我回學校上課,就換成我媽媽遭殃了。」晴嵐拉著他的手哀切懇求。

 

「他奶奶的,老子正在睡覺,啥人沒事跑來號喪?」原本練完拳頭已經睡下的晴老頭一身酒臭的從房間裡踩著淩亂腳步走出來,一見到是陸以平便鼻子噴著氣,一臉不屑的斜睨著他。「原來是你這小子。」

 

兩個女人一見到晴老頭步出房門便一臉驚恐的躲到一旁,陸以平見狀立刻將晴嵐拉到他的面前來。

 

「晴先生,我想請教你,晴嵐臉上的傷痕究竟是怎麼來的?」陸以平瞪著晴老頭大聲質問。

 

「他媽的,老子的家務事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嘴上無毛的小奶娃來過問了?」晴老頭沒好氣的一口頂回去。

 

「上回我已經警告過你,如果你再使用暴力我一定會報警。」陸以平將躲在他身後簌簌顫抖的晴嵐拉到晴老頭面前來。「你該不會不曉得晴嵐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吧?」

 

「嘿嘿,小子,你是不是跟這丫頭睡過啦?要不怎會這麼關心她?」面對陸以平的怒氣,晴老頭竟然忝不知恥的如此嘻笑反問。

 

「你不要滿口胡言亂語,我是晴嵐的導師,我當然有義務和必要關心她。」雖然他確實和晴嵐在交往,但他們之間是清清白白的,他絕不容許晴老頭如此污衊晴嵐。陸以平氣得漲紅了臉。

 

「他奶奶的,你這小子少騙人了,如果這丫頭沒上過你的床,你幹嘛一直護著她?」晴老頭再問。

 

「我自認我的人格絕對經得起考驗,而且我今天之所以會來你家,是要問清晴嵐臉上的傷是怎麼來的,希望你別再逃避問題。」看到晴老頭這副嘴臉,陸以平真想衝過去一把掐斷他的脖子。

 

「哼哼,頂多在你當這丫頭的導師期間我不再打她,但是以後就難說了。」晴老頭冷笑道。

 

「下次只要再讓我見到晴嵐身上出現傷痕,我不會再來找你,我會直接報警將你扭送法辦。」陸以平撂下這句話後便拉著晴嵐往外走。

 

「哼,臭小子,別以為你們每天搞那些什麼補習不補習的鬼玩意兒,老子就猜不到你們在玩些什麼把戲;你哪天千萬不要落到老子的手裡頭,到時候老子絕對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望著陸以平和晴嵐離去的背影,晴老頭嘴裡還兀自含糊不清的咒罵著。

 

「對不起,你別生我的氣呀。」坐在車裡,晴嵐不知該說些什麼話平息陸以平心中的怒氣,只能紅著眼眶,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我不是在生妳的氣。」一直無法說服晴嵐母女出面指控晴老頭的暴力行為,陸以平十分挫折。「妳知道我多希望能夠早日帶妳脫離這個環境?既然這在目前來說是不可能實現的,我也只能在這段時間盡力保護妳,讓妳不要受到傷害,但是我的保護對妳來說顯然是不夠的。」

 

晴嵐當然明白陸以平的意思。

 

只是一直覺得愧對父親的媽媽堅持不願離開,做女兒的她又能如何?或許她可以選擇離開,但若是她離開了,又將陷母親於何等處境?

 

或許她可以狠心一點,完全不顧慮到媽媽的處境,但她就是沒辦法……當生活像是一團泥淖時,無論妳再怎樣用力想把腳從泥淖中抽出,卻只會發現到自己已經完全身陷其中,根本無力跳脫。

 

「走吧,我們到前面的便利商店買些冰塊替妳臉上的傷冰敷一下。」

 

無法為她多做些什麼,陸以平只能充滿無力感的將所有怒氣發洩在油門上。

 

☆       ☆       ☆       ☆       ☆       ☆       ☆       ☆

 

「可以開飯了,陸老師。」將碗筷佈好,晴嵐低聲招呼剛從外面走進來,明顯一臉不悅的陸以平。

 

「妳過來,我先幫妳擦藥。我剛才到藥房買了一條藥膏,聽說對消淤去腫很有效。」陸以平將剛剛買回來的藥膏放在客廳桌上,再將已經忙完的晴嵐一把拉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旁邊。

 

「不用了,瘀傷已經好多了,不會那麼痛了。」陸以平一坐下來,客廳裡三人坐的沙發似乎變窄小了,晴嵐不自在的往旁邊挪動一下。

 

「過來一點,妳坐得那麼遠,我怎麼幫妳擦藥?」陸以平之立刻又將她拉了回去。

 

「我自己來就行了。」晴嵐拿起放在桌上的藥膏準備自己上藥,但立刻又被陸以平拿走。

 

「妳真的很不聽話!」陸以平打開瓶蓋擠出一小段藥膏,開始在她臉上淤青的部位塗擦,隨著他手指的移動,晴嵐的臉也逐漸變得像熟透的蕃茄一樣的紅。

 

「再一下下就好。」陸以平的眼神專注的停留在晴嵐臉上,她的傷經過早上的冰敷雖然已經不再腫得那麼厲害,但仍然令陸以平看了心中好生不忍。「妳真笨!」

 

「為什麼?」雖然她從不自以為聰明,但至少還有點自信自己和「笨」這個字眼應該還搭不上邊。她有些困惑的看著陸以平。

 

「妳說妳這不叫笨,叫什麼?」陸以平沒頭沒腦的又加上這一句,直讓晴嵐有點摸不著頭緒,完全猜不出他為何會說出這話。

 

「對不起。」雖然不知道他為何責備她,晴嵐還是低頭認錯,一旦遇上責難,她的第一個直覺反應便是認錯道歉。

 

「看樣子妳還是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說妳笨。」幫晴嵐臉上的淤青上完藥後,陸以平將藥膏蓋好放在桌子上,他輕輕嘆了口氣。

 

晴嵐對於生活中所必須面對的逆境總是表現得如此逆來順受,這態度讓他心疼到有點難以接受。

 

你不說明白,我怎會知道你究竟在打些什麼啞謎嘛!晴嵐張著一雙大眼不解的看著他。

 

陸以平又嘆了一口氣。「妳看看妳,手長腳長的,妳爸爸真要打妳,妳不會卯起來跑,讓他追啊?我就不信他年紀那麼大,能有多少力氣繼續追下去!」

 

「可是如果我跑掉了,我媽和我弟怎麼辦?」晴嵐並不覺得陸老師所說的是個好方法。

 

「他們當然也跟著一起跑啊!」陸以平言之成理的說。「妳們三個分頭跑,一次分三個目標,即使他有心要追,恐怕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這聽來似乎不是個好主意,晴嵐搖搖頭。「你不認為如果我們全家一起在馬路上開跑,那種情景可能會讓旁人覺得很奇怪嗎?」

 

「就算再怎麼奇怪,也總比挨揍好吧?」多次介入晴嵐家務事的陸以平已經接獲校長的「關心」,他被告知學校只要求提升大學錄取率,至於其他問題則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態度,言下之意十分明顯。

 

他就是無法對晴嵐的無助置之不理!

 

每當他接觸到她那雙微淚的雙眼,他的心總是沒來由的緊緊揪住,多希望他有能力將她臉上一點也不快樂的笑容幻化成真正的愉悅。

 

「晚餐已經做好了,可以吃飯了。」

「我先去洗個手。」陸以平拍拍她的頭。「妳好好用功讀書,等妳考上大學離開這裡,就可以正式脫離妳老爸的暴力陰影了。」

 

 --待續--

夏可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Q麻
  • 雖然這類型的文章很多,但是說故事的人就是不會相同。自卑懦弱希望當個隱形人的晴嵐,對於陸以平曝光後的身分地位背景,會出現什麼樣的態度面對呢?而陸以平的背景,相造成他解決事情的自信及方式,是否會因為出現不同於他預測的事情發展。對後面的劇情的延展,有很多的想像空間,我覺得很不錯。
    學生"小黑炭"的部份,會有些突然跳出來的感覺;建議第一次"小黑炭"出場的時候,可以先介紹男同學還是女同學,以及名字,比較不會太突兀。別人沒有別名,他卻突然出現個別名,不曉得"小黑炭"在日後劇情上重不重要,但在敘述上我是覺得有些奇怪。
  • 謝謝妳的意見啦。

    夏可懷 於 2009/12/01 11:38 回覆

  • sounettre
  • 謝Q媽

    應看官要求,內容已經稍做調整了,謝謝Q媽,愛妳唷!
  • Q麻
  • 「老大,這次的數學題目你出得太難了啦。」這次輪到小黑炭發難。←這一句才是第一句
    「關你什麼事?」林家恩惱羞成怒的對著綽號叫小黑炭的柯俊鵬怒罵。
    ↑這一句建議"「小黑炭!關你什麼事?」林家恩惱羞成怒的怒罵。
    以上對小黑炭的關愛,大概來自於自己皮膚也很黑的私心。
    不要太在意勒!!
  • 好感謝妳看得這麼仔細,還提供我這麼多意見,謝謝妳唷!

    夏可懷 於 2009/12/01 14:08 回覆

  • mrtbassonly
  • 我很喜歡那種平易而且流暢的文字,加上在人物性格的刻畫的技巧上更讓我自嘆不如,希望可以很快再看到妳的作品

    Dice
  • 謝謝你,我想我應該會找時間繼續把這篇寫下去的。

    夏可懷 於 2009/12/01 15:47 回覆

  • 138
  • 我喜歡前三段,欣賞隱形牆的說法,以下是標準羅曼史,有錢的財團公子搭配無助的柔弱少女,文筆流暢但是了無新意,
  • Honey,人家寫的是夢幻小說咩,總是要夢幻一點啊,而且,其中有某部分是改編自我所見的真實事件。噓,別說出去喔。

    夏可懷 於 2009/12/01 15:49 回覆

  • AC
  • 總閃爍著迷茫的神采...我唯獨對神采這個詞不太喜歡XD
    因為這個詞所帶出來的畫面比較外放,跟主角的個性有點對立,可以換個中性一點的形容...
    加油!!!等續集
  • 噗,謝謝AC大哥的提醒,我擠一擠所剩無幾的腦汁看看。

    夏可懷 於 2009/12/02 08:46 回覆

  • amyhard
  • 哇 好棒!
    居然可以收到這麼多的建議
    這表示大家都有認真在看唷!
    期待續集!
    不要讓我們等太久ㄛ~
    今天是聖誕節 祝福妳佳節愉快!
  • 非常感謝各位朋友的不吝指導與花費時間閱讀我的文章。
    續集還在努力當中,我擠、我擠,努力將貧乏的腦汁一擠再擠。
    祝各位網友以及格友聖誕快樂!

    夏可懷 於 2009/12/25 20:14 回覆